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前夜01-02

和谐字:「曱」看到就无视,你懂得www


除了滚床单就是滚床单,三观不正的一篇(。



Chapter.01


「我想我们有必要谈一谈。」黄濑正了正领带虚咳几声坐在对面,青峰看着他饶有兴趣地挑眉:「关于昨晚?」

「不,是…之前你做的那些。」黄濑又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刚一坐下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碰到了小曱腿,不动声色地向下瞄一眼,青峰的鞋尖正顶在他的小曱腿上缓缓下滑,除了故意绝对没有半点巧合。Shit!这疯子难道不知道单向玻璃后面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吗!

「那没什么可说的,」青峰靠上椅背,笑得不怀好意:「我只能说,我们昨晚是第一次,我记得很清楚,你的……」

「Wait Wait Wait!」黄濑抬手及时打断,就算这样他也不能保证听到的人们是否已经完整地脑补出了他昨晚的整个行程,他有点头疼但还是维持着嘴角上曱翘的日常标准说:「了解一下你的现状,先生?我,」黄濑指着自己,「是审讯你的警官……」

「我知道,」青峰盯着他舔曱了舔唇打断话头,「你的照片已经遍布了大街小巷好一段时间了,冉冉升起的警曱界新星,黄濑凉太。」后面那句青峰特意模仿了广告中播音员激情澎湃的音调,和自己的本音违和得厉害,暗处观察着的好几个警员忍不住偷偷笑了出来。

「谢谢……呃不,」黄濑反射性地道谢又马上反应过来,指着青峰继续之前的话题,「很好,所以,你是被我审讯的嫌疑人,除了犯罪事实与承认罪行,我们没有别的共同话题。」

青峰无所谓地耸耸肩,黄濑想了想问道:「5月6日,也就是前天晚上,你在哪里干什么?」

「我昨天晚上在……」

「我问你前天晚上,」黄濑冷下声打断:「在、哪、里,做、什、么?」

青峰掏了掏耳朵。

「再问你一遍,5月6日晚上你在哪里做什么?」

青峰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

「你以为你什么都不说就能万事大吉了吗?」黄濑竖起眉开始威逼利诱:「我们手中有足够的证据……」

「在哪里?」

「什么?」

「你们足够的证据啊,」青峰波澜不惊地问,「在哪里。」

「这是警方机密,不过你也不要着急,法庭上你就会知道了。」黄濑不想多说,但也毫不退让。

「法庭……但愿有那么一天啊,黄濑警官。」青峰勾着嘴角不屑道,黄濑还没想好下一句,一直沉默着的耳麦突然传出声音:「黄濑,让他说想说的。」

「呃……」心里跳闸一样瞬间黑下来,黄濑抬眼看青峰像是听到一样在对面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拜托!到底谁是警官谁是贼啊!黄濑硬着头皮不情不愿地开口:「那么,青峰大辉,昨晚你在哪里,干什么……」

「昨晚啊……」青峰故作玄虚地拉长尾音,黄濑不自觉地避开青峰的视线,混曱蛋给我等着啊,总有一天要你好看。

「昨晚上……」青峰看着黄濑紧张又强行掩饰的样子就觉得有趣,「我忘了。」

「哈?!」

「我忘了,」青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警官,我记性很差的,刚才记得的时候你不听,现在我已经忘了,sorrry啊!」

「你!」黄濑张嘴结舌,瞬间放松下来之后才惊觉自己又被耍了,忍不住拍桌而起:「青峰大辉!」

青峰倒是喜闻乐见,笑意越深:「怎么?过来咬我啊?」说罢直勾勾地盯着黄濑,伸出舌尖缓慢履过下唇,末了还啧啧有声地咂咂嘴。

「好了黄濑,」耳麦赶在黄濑爆发之前最后的时刻响起来:「出来吧。」

「啧!」黄濑暴躁地扯下胸前的警官证摔门而去,三两步冲到隔壁坐在沙发上闷头就灌了一大杯咖啡。

「你这样要喝死人啊!」若松抢下他的纸杯,「有种去灌死那个混曱蛋啊,自己弄死自己算怎么回事!」

黄濑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不说话,原泽又盯着玻璃后面的青峰看了一会儿才摘下微型话筒,转过身拍拍手示意人员集中,「大家辛苦了,青峰大辉没那么好对付,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们按照原定计划下午就进行秘密押送。」

「诶?」樱井奇怪道:「需要用到秘密押送这种程度吗?」

「绝对需要,」原泽慎重地点点头:「青峰大辉很危险,留在这里随时可能发生任何事情,就算送到1号岛都不能掉以轻心,你们也都要小心一点。」

「好了,」原泽交代完任务分配一挥手,「都去做事。」

「是!」

陆续走出听审室时今吉故意磨蹭在最后,挨着黄濑小声嘀咕:「果然没看错哦,昨晚上就是他吧。」

「乱说什么,」黄濑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嫌我死得不够快吗!」

「又不会讲给别人知道,」今吉也跟着压低嗓音:「你们真的干了啊?」

「什么干了!我还湿了呢!」黄濑没好气道,今吉惊叹:「哇哦!那个青峰这么厉害啊!」

「喂……」才反应过来被误会的黄濑无力地解释:「别瞎猜啊,我就是在卫生间碰到他一下,有一点小小的误会,他公报私仇而已。」

「哦……」今吉一个字转了十几个弯儿,明显不信,黄濑也懒得再解释什么省得越描越黑,快走几步走到前面,「就这样啊!」

「咦?」今吉突然发现了什么,「你脖子后面红红的那是什么啊?」

「呃!」黄濑反应迅速地立刻伸手捂住某个地方,今吉走上来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我看错了,没有什么红红的东西啦……不过……」后话无音,今吉只是伸手拍拍黄濑就走上去和若松讨论押送的事情,黄濑走在后面心里却如沸腾的浓浆一样怎么也停不下来热度和翻滚。

对,他和最不该接近的青峰大辉,在昨晚发生了最不该有的事情。

夜色低调浓街华丽,加完班今吉说一起去酒吧喝一杯,过些时候等结了婚就没这种逍遥日子了,黄濑欣然同意。想到马上就要规规矩矩地当起一家之主今吉有发不完的牢骚,黄濑刚开始还能应付几句后来简直烦到不行,借口私急就跑到了卫生间喘口气,还没走进去就看到里面的人一窝蜂地往出跑。职业敏感发作黄濑急忙跑进去,就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背对他站着和一个蹲坐在地上的男人纠缠,地上那个衣衫褴褛浑身污渍明显被欺负得很惨,嘴里还呜呜地哭。

情况紧急黄濑二话没说直接上手,拦腰抱着高大男人拖拽到一边,嘴里还不忘指导被害者:「愣着干嘛!跑啊!」

「呃……嗯?」

黄濑一看那男人还坐在地上发呆,火气蹭地就窜了上来:「磨蹭个屁啊!快点!!」

受伤的男人被吓得一个激灵,跳起来唰唰唰两三步跑没了影,黄濑刚松了口气,就听耳边带着明显笑意的低沉男声传来:「少侠好身手啊……」

黄濑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还抱着一个人,赶紧松了手,还没等看清这人的样子就被一股大力推进了隔间,再具体一点,被推抵在锁起来的门板上。

这人身材真不错,黄濑对青峰的第一印象就是这种客观的肯定,比自己还高一点,也比自己更加结实,不是傻大个的呆滞,而是野生动物一样危险又致命深邃的眼睛,打分绝对接近满分。

对视了半晌倒是这人先开了口:「黄濑凉太?比街边上的照片好看多了啊,是本人?」

「难道还能是冒充的啊!」黄濑好笑地要推开他,却被压上来的身体挤得更紧,于是不由得皱眉:「你欺负人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放你一马,现在让开。」

那人像是听到笑话一样「哈」地一声笑出来:「我欺负人?我要是没来他早被打死了。」

「呃……那你刚才……」

「在扶他起来啊。」

黄濑忘了挣脱张着嘴尴尬地说不出话,那人却不甚在意这件事,只直直地盯着黄濑,看着看着就低头吻了上去。

「唔!」黄濑反应慢半拍,被这人搂腰勒在怀里死死吻了半天也挣脱不开,好不容易松了手松了口,那人的手又伸到了下面。

「呼……等、等,我想我还不认识你?」黄濑喘息着摁住这人要解开他皮带的手,没记错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吧,是吧是吧?

「现在不就认识了?」那人反手握住黄濑的手放在唇边轻曱咬,黄濑唰地把手抽曱出来:「可是我连怎么称呼你都不知道,是……」

「Aomine,」那人看着黄濑,手上熟练地解开皮带扣:「Aomine Daiki。」

「喂……呜!」黄濑的小兄弟被青峰一把握在手里,软曱绵绵的任青峰摆曱弄。这种时候再问你要干嘛可真是蠢透了,黄濑忍不住想,不过还蛮舒服,最近太忙也没时间解决,这人还算看得上眼,技术也不错,自己也不是三贞九烈的姑娘家,综合各种结论就是:干。

青峰似乎也很满意黄濑的样子,一双手上上下下就没离开过黄濑的身体,嘴唇总能找到落脚点,黄濑的嘴唇耳朵脖子锁骨胸脯都是目标,不慌不忙一一攻陷,手里握着两个人粗大的阴曱茎揉曱捏摩擦的时候全都照顾了个遍,射曱出来以后不仅下曱身湿漉漉的,上身到处也隐隐闪着淫曱靡的水光。

「呼……」完事儿后黄濑仰起脖子畅快地深呼吸,青峰还搂着他,看着黄濑滚动的喉结心里一动,张嘴就舔曱了上去。

「呜!」刚高曱潮的身体很是敏感,黄濑扶着青峰打了个哆嗦,青峰手又放在黄濑的腰上摩挲起来,黄濑气喘吁吁地:「行、行了啊……」

青峰听了也就真的停了手,松开黄濑,黄濑快速地整理完,打开门后顿了顿,转回来在青峰唇上轻啄一下,红着脸清了清嗓子跑了。

这下轮到青峰反应慢半拍,坐在马桶上咂咂嘴,看着还硬着的下曱半曱身叹气:「黄濑凉太…啊……」


Chapter.02


「黄濑,他要见你,」若松大步走进来脱掉上衣指着外面,「青峰。」

黄濑指尖勾着领结目光瞟到原泽身上,原泽冲着若松抬抬下巴:「还说什么了?」

「三个小时,少一分钟都免谈,」若松点完烟把打火机拍在桌子上,「我只想和黄濑说点东西,顺便给我解开这玩意儿——这样说的。」

「三个小时……」原泽抖抖手腕转过表盘看时间,「真是掐在三寸上了,押送还有三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开始……他到底想干嘛……」

「管他想干嘛,别理他不就行了!」若松愤愤地喷出一口烟,「我问了他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这混曱蛋一个屁都没放!」

「所以现在难得主动要说点什么,就这么放弃真的好吗,」今吉摸着下巴衡量得失,「青峰大辉这种人,就算是特科的1号岛都未必能撬出来几句话吧……」

「可是这样的话黄濑君不就很危险了?」樱井皱着眉看向黄濑,黄濑笑笑,从椅子上站起来整整衣服看着原泽:「总不能代言了警队就真成了花瓶,」黄濑转了转手腕,「再不开机我就要生锈了,头儿。」

「如果发生……」

「我就是安全的保证,」黄濑打断原泽的话,诚恳地举起双手:「我保证。」

原泽不再犹豫,分配了任务按照青峰的要求立刻开始准备,黄濑走过若松的桌子顺手捞走了烟盒和火机,走到关押室门口站定。

按照青峰的要求他们的见面被安排在没有监控的关押室,当初设计成铜墙铁壁是为了防止人犯逃跑,如今却给青峰提供了莫大的便利。

门外两边全是武装完好的特警随时待命,黄濑低头护着火燃起一根烟,挥手驱散了烟雾才不急不缓地打开门走进去。

厚重的铁门缓缓合上自动上锁,黄濑站在门边也没有走过去的意思。关押室没有转折一览无余,里面任何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就像一个平整光洁的铁盒内部,屋顶上是内嵌的壁灯,角落里有全是用软垫子堆起来的简易床铺,青峰就坐在上面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黄濑也看回去,不打算先开口的样子,青峰耸耸肩站起来,被手铐铐起来的双手垂在身前走过去,被黄濑眯着眼吐了一脸的烟。

「咳咳……」青峰忍不住咳了几声,却仍盯着黄濑一刻也没松开,黄濑侧过脸刚要再吸一口就被捏着下巴转过来,青峰的舌头连招呼都没打直接钻了进去,黄濑没什么反应地看青峰一再深入自己的口腔,搅合了一阵后满意地退了出来。

嘴上下巴上也不知道都是谁的唾液,淋淋漓漓地流了一大片,青峰的也是。黄濑不甚在意地抹掉,抬起下巴的样子像一只倨傲的猫,看着青峰嘴里叼着从他口腔里卷过去的钥匙歪着头轻巧地就打开了手铐,赞许地挑起了眉。

「别这样看着我,」哗啦一声手铐被扔到墙角,青峰活动着手腕和黄濑贴得更紧,「我会忍不住。」

黄濑哼笑一声掐灭了烟,拉开青峰的西装外套,指尖勾着衬衣胸口的口袋拉开,把烟头放了进去,恶作剧一样地盯着青峰,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肆无忌惮,「亏你找得到。」

「不是专门为我准备的?」青峰说的是钥匙,黄濑也知道,只是怎么听着就感觉不仅仅是那么回事儿。青峰大手一紧掐住黄濑的脖子就又吻了上去,另一只手上上下下地不老实嘴里还悄声说着「搜身,我得为我的人身安全考虑」,黄濑深吸一口气由着青峰去,手里的烟盒被握紧得早就变了形。

说是搜身也是真的在搜,黄濑后腰的微型监听器一下子就被扯下来,好了,这下真的是和外界隔绝了,黄濑翻着白眼想,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正想着绝地反击就被青峰的手劲弄得一个激灵——他忘了这不仅是搜身也是在调情,青峰常年握枪曱手上不乏老茧,贴着黄濑相比之下足够平滑的皮肤游走反而有一种莫名特别的快曱感,尤其是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西装裤,效果翻倍。

「唔哦!」青峰突然捂着肚子弯下腰,得益于两人之间距离太近惯性不大,黄濑的这一拳贵在突然,力道倒也不是不能承受,所以紧接着的下一拳青峰抬手就挡下来,黄濑的拳面紧紧贴上青峰的手心,若非出拳人有心那就是抵抗者强大,意识到青峰确实实力不俗的黄濑本能地收拳后退,沉下了脸:「告诉我我有必要知道的东西,不然这三个小时你不会好受。」

「暴力逼供?」揉着肚子缓过神儿来的青峰并没有受伤太严重,还有心情开玩笑:「想知道的话你可以试试别的方法,比如……嚯!」

青峰侧身灵敏地躲开有力的一拳,黄濑隔空转身又迅速地踢出一脚,青峰伸臂挡下来,两个人都在反作用力下向后踉跄了几步,黄濑不自觉地皱起眉,青峰看着他舔舔唇,明显是来了兴致:「……确实不是花瓶。」说着张曱合曱着双手舒展着关节,侧过身摆出全力应战的动作。

两个人身高相仿但体格却不尽相同,打斗中青峰把西装外套一脱露出衬衣,明面上看不出来但稍微一用力就能知道满身的肌肉都是身经百战的练家子,就算黄濑十项全能警队第一,这时候和青峰一比就很不够看,很快便撑不住落得下风,肚子上结结实实地挨了青峰一拳,「唔!咳咳!」

黄濑捂着肚子瘫坐在地上,不住地咳嗽,青峰收起拳头,想到这一拳和刚才他打自己的那一拳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突然担心起黄濑来,糟糕,打着打着来了兴致就完全忘记了控制力道,这家伙没事吧,「喂!」

青峰走过去蹲下看他,黄濑却突然跳起来扑倒他,「唔!」两个人抱作一团在地上滚了几圈,碰到床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黄濑反应迅速地爬起来要压制住青峰,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坐在青峰下曱半曱身上,手里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捡起来的手铐要重新铐住青峰。

青峰仰视着一脸拼命的黄濑就觉得可爱,偏偏紧俏的屁曱股又坐在青峰兄弟的地盘上,乖乖,谁还忍得下去,于是青峰挥手一翻把黄濑打在身下压上去,抓着黄濑偏长的头发强迫黄濑仰起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唔唔!唔嗯!」黄濑的腹部还痛得不行,稍微一用力就受不住,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喘息着任青峰强吻。说是吻,哪有这样的吻,咬着黄濑的嘴唇又吸又咬的,啧啧有声,听得黄濑都脸红了起来。

好不容易松开嘴,黄濑还没缓过神儿来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唔!」只不过这次背上不是冰凉的地板,而是柔软的触感——他被青峰扔到了床上。

青峰马上跟着压上来,黄濑抬起一脚踢过去,被青峰轻而易举地就抓曱住了脚踝,笑着顺势搭在同侧的肩膀上,「这就等不及了?」

「到底是谁…嗯……等不及啊,色鬼……」黄濑嘴上故作轻松,却挡不住青峰解曱衣服的手,眨眼间黄濑西装和衬衣胸襟大开,下曱身一曱丝曱不曱挂,被青峰握住两腿的膝盖分开看的彻底。

「啧,警官,你做警队代言莫非是连这个地方都要选的?」青峰咽下唾液口不择言,黄濑想起昨晚青峰手心的温度突然脸上一热,「唔……混混混混混曱蛋!嗯……」

青峰伸手摸过去,昨晚时间紧俏他也没来得及看清,现在仔细一看,这人还真是里里外外的好皮囊,就算是私曱处都没有暗沉的颜色,清一水儿的白曱皙。

「这儿是第一次?」青峰一手分开一边的臀曱肉一手摁着紧闭的穴曱口揉曱弄,「色相不错,手曱感也不错。」

「那我还真是……嗯……谢谢你了啊……」黄濑躺在床上仰着脖子,下曱体一曱丝曱不曱挂地对着一个男人门户大开,他闭上眼,光是想象就羞耻得不行,别说让他睁眼看。只是闭着眼更容易感觉到下曱体被触碰的感觉,青峰的指茧摩擦着大曱腿内侧有丝丝擦痛,穴曱口周围的皮肤本就更薄弱,那男人还揉曱弄个不停,他胡思乱想会不会再弄下去就要破皮流曱血了:「…嗯……不舒服,弄弄这里……」黄濑还是闭着眼,手里却碰了碰被忽视的小兄弟。

青峰手里不停嘴上也不闲着,「我听说有人都用后面就能高曱潮……」

「也许改天你可以随便找个什么自己试试,嗯……」黄濑扭着腰自己调整了个稍微舒服点的位置,「但现在可不是个好时机。」

「是吗?」

「不能再是了,」黄濑终于耐不住睁开眼,向下看着青峰正认真地盯着自己两腿之间,脸上一红:「那里还是个孩子,放过它吧青峰先生,」说着用手扶起逐渐发硬的性曱器:「有的放矢才是效率最高的方式…嗯……聪明人都不会做无用功……」

「绅士也从不会妄下论断,」青峰哼笑,「不过我确实该反省,只有平等才能让一切和平,」青峰说着慢慢伏下了身子,对着黄濑硬曱起来的物什故意吹了一口气:「忽视了你真抱歉,我道歉,小黄濑……」

「啊!!」黄濑突然深吸一口气迟迟没吐出来,不用看也知道青峰干了什么,该死的这混曱蛋不仅手上技巧没的说连口里功夫也不差,龟曱头被最先含进去曱吮曱吸,舌面贴着伞状轮廓大力地舔刷,明显地膨曱胀起来之后青峰的舌尖准确地抵住铃口,势必要进去一样扭着舌根钻动。

「嗯啊……不不不……不……」黄濑的下曱体从来没被这样对待过,青峰兀自投入地啧啧有声,完全硬曱起来之后青峰吐出头部,舌面灵活地贴着茎体滑动挑逗,手里也放开菊曱穴,拿上来揉曱捏着鼓起来的囊袋把曱玩起来。

「嗯啊!嗯……嗯……」青峰已经手口并用,细嫩的包曱皮被摩擦得泛红火热,黄濑早就不自觉地挺起腰把身体绷得紧直,耸动着屁曱股要把老曱二再放进青峰的嘴里:「再来……嗯……再来一次……快……」

青峰这次倒是没多刁难,顺着黄濑的意又含了进去。一进入湿曱滑的口腔黄濑就迫不及待地自己抽曱动起来,口里嗯啊有声地就像是自娱自乐,青峰看着看着心里一动,嘴里不停手上却悄悄换了地方,顺着后臀曱缝隙摸进去很快摸曱到了紧闭的入口。或许是马上就要高曱潮来临的原因,刚才还安静的地方现在也跟着兴奋起来,青峰试着把手指钻进去,刚没入了半截指尖就能明显地感觉到那里正快速收缩着要把手指整个吸进去。

「啊啊啊……再深点儿……再啊……再……啊啊……」

「呼——」青峰心里估摸着黄濑的状态手上做好准备,看准了时机突然一个深喉含下去,手里也被一下子吞到了指根,「啊啊啊啊……」黄濑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快曱感不知所措地扭动着腰曱臀,手指不自觉地插入青峰的短发揪扯,饱满挺立的茎体及时地被吐出来,精神抖擞地在青峰双手快速的撸动下喷射曱出来,落了自己一肚皮。




-TBC-

评论(2)
热度(144)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