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N&POT·藏不二】不还 -01

【POT/NPOT·白石藏之介x不二周助】


 

那一次难得他上街,就正好碰上了不二周助,日光正盛,不二被美艳的姐姐亲热地挽住,正单手顶着下巴看路边新换的广告牌。阳光在不二身上周边打出了隐隐的光晕,白石在车里看了好一会儿,才整理了仪表走过去。

由美子先看到了他,远远地视线对上,由美子眨眨眼,在白石和不二间看了个来回,无奈又好笑地拍拍弟弟:「周助。」

「嗯?」

「我先去那边逛逛。」由美子指着旁边的百货大楼说,不二不解:「怎么了?」

说话间白石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不二面前明晃晃地挡着路,带着谢意绅士地对着由美子打了招呼,这才对着不二开口:「不二,很久没见了。」

「呃……」不二看着姐姐安全地过了马路进了百货大楼,才把视线拉回来放在眼前的男人身上:「白石,好久不见。」

白石扬起下巴示意路边有个咖啡店:「去里面坐坐?」说着也没等回答就在不二身后轻揽一下将人带进了咖啡店。不二不在意地笑笑,就顺着白石进去落了座。

店员小妹还穿着女仆装,挂着两个小酒窝站在桌子边,低着头偷瞄两个人。不二冲着妹子笑,白石咳了一声开始点单:「一杯苹果汁,加两倍的蜂蜜——这个季节的苹果偏酸,多加点蜂蜜就还好。」白石看着不二解释了一句,又继续道:「一杯柠檬汁,好了。」

不二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了谢:「谢谢。」白石没多说,只是笑笑,然后问道:「不二,什么时候回来的?」

「也没几天,就这两天。」不二笑着含糊,白石点点头继续问:「还要继续吗?」

不二知道他是问自己还要不要继续名为采风实则环球旅行的事,不是别的,就如实相告:「暂时不了,接下来要整理编辑素材……」

「会很忙?」白石挑眉打断,不二点头:「会吧。」

「不二,」白石屈起食指抵住眉心,眼里眉梢都是笑意:「现在这个理由不行了,对我来说。」

不二指尖敲着果汁杯,看着白石也不说话。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知所措放你走的男孩了,不二。」白石抓起不二的右手摁在自己左边的胸膛上,强劲有力的心跳震动击在不二的手心里,手掌下是已经逐渐成熟起来的男性躯体,不二看着白石。

「不二,」白石抓着不二的手不肯松:「我一直在等你。」

不二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觉得这几年除了自己谁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初少年心性血气方刚,一把球拍征战四方,因着结识了大堆的网球好手,学长学弟教练大叔比比皆是,球技是长进了不少,但还是比不上他的桃花泛滥,关于「不二周助与XXXX」的言论就没断过,加上三五不时冒出来和他表白的人,到了后来大家都是一副习以为常心照不宣的状态。

不二从开始自己都觉得有趣到置若罔闻,反正流言如洪水猛兽般无法制止,不如顺其自然自生自灭。和他走得近的朋友总是拿这个打趣,幸村治愈回国后聚餐,当众搂着他笑道:「听说我回国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你,猛烈地追求你……」话还没说完,迹部在旁边冷哼一声道:「边儿去,最近是本大爷在本垒呢!」

周围哄地一声笑开,不二也举起杯子无奈地笑,觥筹交错中他猛地看到白石投过来的注视,也不知道这人已经看了多久,心跳竟然突如其来地就漏了一拍。

被告白,确实很多,不二也懒得数,开他玩笑的也都知道不二周助的桃花多是多,但都是还没开就枯死了,别说和谁不清不楚,就是拉个手碰个嘴的交往对象都没有过,成天的一门心思全放在弟弟身上。不二周助乐得人们心里清楚透亮,也就没怎么多话他们全然不知道的——林林总总的花花草草里他还真拔了一颗,不仅本垒了还不止一次。

在外开朗阳光耍着活宝的白石藏之介一和自己滚到床上就像换了个人,开始还简单明了,偶尔把人抓到卫生间溜溜唇舌,但幸村出国治疗后白石就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不管白天的训练和比赛再累晚上都能有精力扒了不二的裤子。

偏偏不二还生不起来气。

全身被白石顶得开始颤抖起来的不二闭上眼迷迷糊糊地想,当初怎么就没拒绝呢,为什么就成了现在这样呢?

或许是因为,他无法拒绝如那人的网球一般完美的手。那样修长性感的四指并起放在不二手心将不二的手轻轻托起来,拇指腹细细摩挲着不二手背的骨节,白日里刚刚打败了他的少年低着头,就这样在他家门口背着球具单手握着他的手抚摸。

不二也没收回手,只是看着白石轻轻笑出了声:「好看。」

「什么?」白石抬起头。

「你的手,」不二笑盈盈地说:「好看。」

「嗯。」白石也看着他笑。

「……」

「……」

之后两人都不说话了,却也没觉得尴尬,有时候赛场上较量过的人之间总有别人说不清的羁绊。

半晌后白石似乎是决定了什么,抬起头说:「先把眼睛闭上。」

「……」不二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才缓缓闭上眼,随即眼皮一热,白石还抬起手来遮住。不二心里笑他多此一举又笨拙得可爱,脸上却不动声色地等。

接着他的嘴唇就被同样柔软的东西碰到了。

微凉的、轻轻的。

白石说:「三分钟以后再睁开。」

不二弯弯嘴角:「好。」

视线里的黑暗突然浅了一层,眼皮上的手被拿开,小心却温热的气息还在。

不二也不说破,心里默默倒计时,等数完了一睁眼,街道空旷夜空浩渺,正是满月。

对于这样一个第一次见面就把对手打败然后晚上就立刻跑去对手家门口握着人家的手不放还亲了一口就跑的人,不二觉得有趣极了。大概是就连自己也在隐隐期待着会发生什么,以至于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不二都称得上是放任纵容。

青学去大阪做客的时候白石完全承包了不二的自由时间,连练习赛都扯着人双打,一整天下来到了晚上不二受邀去他家中做客就显得顺理成章,相谈甚欢后时间太晚导致留宿就更是理所应当。

不二知道这一晚可能发生什么,所以也毫不忸怩地开了客房的门。白石大方地走进来回手锁好门,下一刻两个人就都跌进了床里。白石的吻炙热而汹涌,一点都不像白日里人前那样和煦,非得让不二示弱地喘息出来才罢休,不二也不在意,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白石捞着不二的腰前胸贴后背地把人摁在怀里,两人分开腿跪在床上就这么交合在一起,不二疼,他仰着头深呼吸,是真的疼,下面从来没被这样撑开过,白石还歪着头野兽一样叼着他的侧颈。

最后白石扯掉套子射在不二的后腰臀,堪称惨烈的不二后来只来得及伸腿蹬几下就懒得再动,迷迷糊糊入睡前自己还问自己,都这样儿了怎么就没想过把这人和观月初整齐划一地放在撒坏水儿的阵营?

大概是刚才白石毫不犹豫地就给他深喉,一个强势的男人俯首在自己胯间确实挺震撼的。

他们的事儿简直瞒得天衣无缝,后来再有的聚会和比赛谁都没看出他们有什么,照样是拿着不二的烂桃花充场面,好几次把白石推到不二前面,他们也神色如常地对视,白石在众目睽睽之下托起不二的手说你是我的了,随后四周哄然,他们两手分开,拿起各自的杯子碰杯。

加了蜂蜜的苹果汁果然更合自己的胃口,不二任白石抓着他的手,说:「其实你不必……」

「嘘——」白石打断他,走过来坐在他旁边。动作自然流利,仪态风度翩翩。

「安静,不二,我比你还要了解你,」白石捧着不二的脸,两人额头相抵双目对视,白石刻意压低了声音:「你需要,你需要我,不二。」

就算刻意强迫自己忽视还是无法抵挡身体本能的记忆,耳边许久未闻却依然熟悉的声音总是伴随着肉体的欢愉,一直以来逃避的东西还是没能忘记,不二知道他没得跑了,只好认输地闭上眼睛,耳边白石低沉性感的声音从耳孔钻进去传染了全身每一个细胞。

不二再没有来时的镇定自若,被白石拉扯着离开咖啡厅坐进车里的时候他还叹息着自己的输局,但是也没有再拒绝白石倾身压下来的吻。

白石动作发狠但落在不二的唇上却很轻,不二摸摸他的脖子打断他:「我必须先和姐姐说一声。」

「好。」白石捏了捏不二的下巴,帮他系好安全带才坐正发动车子。不二想了想,关闭了邮件页面找出由美子的电话拨了过去。

「周助,」刚一接通电话,不二还没开口,由美子就先发制人:「今晚你不会回来了,是吗?」

「……姐姐,真是抱歉。」不二只能笑,由美子却没有责怪的意思:「你这孩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有些事情要好好说出来才行,你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我会尽量。」不二心里叹气,感情要能这么简单就好了,说到做到,清晰明了,日久天长地持续着情爱最浓时的味道,那样的话就算都说出来也没什么,确定的确定虽少了几分刺激却总是能给人无限的勇气。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是我们第一次交手前。」白石冷不防开口:「那之前千岁和我说不能小看你。」

不二从没听过白石说这些,于是带点疑惑地转过头看白石,白石依旧目不斜视:「之后恍恍惚惚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你家门口了。」

「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见到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想和你握个手,谁知道碰到了就放不下了。」

白石颇有自嘲地笑,想到那时候白石也真是大胆,白天第一次见面还打赢了他,晚上直接二话不说就去索吻;自己也够惊世骇俗,竟然也配合着……不二把脸侧过去轻咳一声。

「后来再想起这些,就知道那时候其实我内心深处是知道的,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以在还没想明白的时候本能地就去做了,啊,你看那里,」白石抬抬下巴,不二看过去:「那间便利店还在,我们在那里偷偷接过吻还记得吗。」

怎么能不记得,谁知道和队友一起去趟便利店都能碰到正好路过的白石,忍足谦也过分热闹吸引了队友的注意力,白石用身体挡在他前面低下头,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角。他闭着眼也还记得那天的天气过分美好。

「转角的那间咖啡店换了老板,之前的大叔这几年身体变得不太好,回乡下去了,走之前还请我喝了果汁。」

「那间药店……咳,后来我也没怎么去,每次路过看一眼,还是老样子。」

「还有那个……」

一路上白石轻轻巧巧地如数家珍,不二根本没用得上回忆这件事——不止是白石,这些他也都记得,每一处的变化和老样子都没有蒙上灰尘,他根本就从未忘记。

不二突然沮丧起来,逃离之前设想的潇洒结局根本就没有出现,白石不会像普通朋友一样和自己打招呼,而他也不会搂着另一个人接受白石的恭喜。而这些所谓的过去和将来,不管好的坏的开心的不开心的,他竟然从没有剔除白石的存在,就算是和友人互通近况,唯一刻意用了心的还是对着白石藏之介,虽然是避开的意味。

手心突然一暖,白石已拉着他的手上了电梯。看样子是白石自己常住的公寓,房屋整洁物件有序,必不可少的健身房和能做瑜伽的大号浴缸,虽然是第一次来但不二却错觉早已烂熟于心。

「白石……」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什么都多余。

「我也不想每一件事都记这么清楚,可是我有的只有这么多,每一点都舍不得丢掉,哪怕只是一点点有关于你的事情。」白石眼里溢出温柔盖不住的情绪,「可是我好像被排除在你的世界之外了不二,手冢,越前,幸村,迹部……无论是谁知道的关于你的消息都比我多得多。」

不二直直看着他,他片刻反应过来后有点慌乱地解释:「不是,我没有要责怪的意思……」

「我知道,」不二叹息着别过头:「我知道。」

他不是生气。他只是无法控制地难受。他觉得他做错了一些事,可是又孩子般倔强地不想承认,但也无法再接受要爱他的人去替他承担更多。

「……我承认,」白石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我承认我也很恼火,你一声不响就消失然后音讯全无,连回来都不告诉我,不二,我不想说公不公平,从我爱上你的时候起就没什么公平可言了,我只是伤心。」

不二说不出话,也不敢看他。白石握住他的手,语气温柔:「可是不管怎样,一切还来得及。」

「……」

「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都来得及。」

「……」

「不二,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对,」不二点点头终于开口:「是要好好谈谈。也许……你真的该试试其他人,或者另一种生活方式……」

「……我不能,」没有犹豫地,白石最终叹息道:「不二,我不能,一次都不行。」

他把不二的头狠狠摁到自己怀里:「会让我失去你的事情,我一次都不想碰,不二,你看看这里除了你的味道还有第二个人的吗?」

「……抱歉。」不二被白石抱在怀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他想告诉白石你用掉了最后可以离开的机会,想说我不确定是不是爱你但是我没有一天曾忘记你,想说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不会再逃避,想说白石的温柔,想说他想念他的吻,想说此刻从压抑已久的胸腔里正汩汩涌出的所有感情,想对他说他从来不曾说过的话。

他把所有的话都用一件事来表达,少年时他总是介意和他接吻要仰起头,于是他总是喜欢抓住白石的头发拉下来,现在他不介意温柔一点,就仰头吻在白石的下巴。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触碰过彼此,却依旧熟悉对方的身体,迫不及待到连脱衣服的间隙都要接吻,等磕磕绊绊都倒在了床上,才后知后觉地笑出来。

「我真想你,不二……」白石抚摸着不二的身体叹息,不二哑笑,伸手扒下内裤彻底全裸,伸手把两人的下体握在一起搓动起来。

白石深深地吐息,摸到了套子勉强撕开,捏着不二的下巴连接吻都不能专心:「不二,我……」

不二反倒凑上去吻住,舌头伸进白石的嘴里浅浅地徘徊,手下也没停,白石要被身体和心理的快感逼疯,却仍旧不肯失态,手指还沾了套子上多余的润滑液才往不二身后摸去。

从来不二都最喜欢白石的手指,修长又不失力道,线条明朗骨节硬气,许久不见之后更是成熟好看。他最中意的白石的手指现在正在他臀缝中进出,身体里甚至能更清晰地感觉到指腹上的薄茧。

他是喜欢的,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

他身体久未经历情事本该让自己量力而行,只是白石抬手将他被汗水沾湿的刘海拨开又吻上来的时候他觉得今夜就不该再有矜持和适度,那都是之后才需要的事。他们已经互相渴求得太久了。

白石是温柔的,就算是恨不得一口吃掉他也还是温柔的,这些不二都知道。他看着白石发狠驰骋的样子也跟着心疼,那拼命抵死缠绵的姿态分明在说他永远也不想从这场梦里醒过来。不二在颠簸的呻吟中想说你别怕就算醒过来我还在。

却如鲠在喉。

过去那么多个昼夜交替晨曦升起。无数个反反复复无望无助只剩思念的日日夜夜。变了的没变的物是人非的故地重游。

真实得连拥抱都不敢相信。

不二伸手勾住白石的脖子,俯在白石耳边小声却肯定地说:「白石,我要你。」


-TBC-


因为走剧情所以肉就简单点吧,日常小番外再好好大「干」一场吧(挠头


评论(19)
热度(46)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