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古剑·苏越苏】一缕 01


【古剑奇谭·屠苏+陵越】

 






这最后一眼入目的便是漫天的竹林,竹叶郁郁葱葱几乎遮天蔽日,却也挡不住飞鸟振翅的声响,扑簌扑簌,如歌如泣。

他耳中清明,像之前每一个夜晚那样安然合目,再一睁开,竟不知为何已身处闹市,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他向前想一探究竟,不料身子打滑斜着飘出去老远。

「这……」他正不知如何是好,人群中突然挤出来一个妙龄少女,冲着他就跑过来,一手托着翻开的书册一手在他额头轻点,嘴里不住念念有词:「陵越,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在位五十三年……嚯!你这命格真是大好修仙的料,怎地没修仙格,白白浪费了这天赋佳资?」

陵越还未回答,少女几眼扫到书册后面自己接口道:「原来是这样……」说罢合起书册,细细打量起陵越来:「你或已知晓身在何处?」

陵越施礼答道:「如在下所料不错,此处应是……黄泉之所。」

「正是!」少女摆摆手收起书册,表明道:「你虽未能成仙,但修行不浅,功绩颇丰,此行可许你个好人家,若你有何念想,不妨直言。」

看出陵越些许疑惑,少女指着前方接踵比肩的人群大方道:「阎王殿下忙,婆婆…孟婆也在忙,月老先生更是忙,我只好越庖代俎,帮着处理些简单的命格。」说着少女歪着头看他,笑了起来:「看你这么俊,我多帮你些也无不可,你待如何?」

陵越稍作犹豫,便拱手又施一礼,缓缓说道:「陵越只愿顺应其心,别无所求。」

「真是个榆木脑袋,」那少女摇摇头笑道,声音银铃般好听:「罢了,也早料到你会如此,我替你安排就是。」

「即是如此,那便有劳。」

「那你定下的约,你还……」少女说到一半忽地拉着他跑起来:「先跟我来!」

陵越被少女扯着手,身子只得跟着飘在后面,待进了不远处一简单的小屋,才开口问道:「姑娘,这是?」

少女在桌边坐下,这才打趣道:「你先在这暂且躲一躲,那里风大,仔细把你吹散了,成了孤魂野鬼终日飘零投不了胎!」

「那孤魂……如何都投不了胎?」陵越犹豫着问,少女以为他被吓着,掩着嘴笑起来:「你这呆子,空有一张俊脸,却这么不经吓!孤魂定是元神残缺,魂魄不全,又如何能经得住转世投胎这般辛苦,怕是河都没过,就烟消云散了。」

「那……就真没什么办法能妥善安置吗,难不成只能无根无家,永远随风漂泊?」

「倒也不是……」少女似是想起什么,抬头问道:「我问你,你此生定下的约,投胎后是丢还是续?」

「……此事与安置孤魂之法有何干系?」陵越不解。

「于他人而言没有,」少女高深道:「于你嘛,就大大的有干系了!你直说便是,我又能害你到哪里去?」

陵越一滞,想起自己已是魂魄一枚,又有何惧,便开口道:「约怎有丢和续一说,既是自己定下的事,只竭力完成便是,先约而后弃之,岂非失信之人?」

「话怎能讲得如此绝对?世间百态最教人琢磨不清的便是人心。」少女摇头晃脑不以为然道:「有人是缘,有人是劫;有人盼得来生再续,有人唯恐避之不及;若有人此生千般磨难万般坎坷,好不容易盼来这一碗孟婆汤一泊黄泉水,一饮便可解千愁,如若是你,愿是不愿?」

「这……在下未曾亲历,不敢妄言。」

「这便是了,」少女正色道:「万事皆有渊源,怎可轻易妄断?即是自己做的决定,也无须管他人言语。」

少女自袖中掏出一物,陵越只见一只玉铃铛躺在少女手心,光滑圆润,晶莹剔透。

少女郑重道:「你若是选了守约,这玉铃儿你便要拿去才行           。」说着忽而又笑道:「不过这玉铃儿倒是别致,何况还蕴着不少灵力,你不如给了我,我还可许你一生繁荣富贵?」

陵越不答,只凝神看着那玉铃儿,似是曾千般熟悉,却无半点记忆。他伸手接过,「叮当」一声脆响,眼前白光一闪,顿时再无思绪,只隐约听到少女模糊的声音说着:

「既是能带到这里来,想必是和你的约有关,你便好好收着罢。」

 





-TBC-

评论(3)
热度(16)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