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Tears

 

-1


黄濑凉太总是哭,光是青峰大辉见过的就有好多次,多得青峰懒得去数那个具体数字,反正黄濑总是哭,他也总是能看见。

你看,又哭了,青峰看着垂着头坐在地上的黄濑想,只不过这次好像和平时不一样,有些东西哽在黄濑的喉咙里下不去出不来,连他看着都觉得难受,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嗓音甜腻地喊着小青峰小青峰的天然受气包,也不像原来一对一输了以后卖着萌耍赖还要继续的初学者。

海常的队长向着黄濑走过来,和他擦肩而过。青峰走回桐皇的队伍,今吉看着他眯眼笑得半真半假说,好歹是过去的队友,不说点什么吗。青峰反射性地皱眉,一时也想不清楚这句话哪里就刺到了他,于是回过去的话就有点不受控制的冷酷。

桐皇对海常,青峰对黄濑,这不是和平时的一对一一个样嘛,只不过多了几个人,也没什么实质区别,青峰大辉走得迷迷糊糊地想,没区别。

一路晃晃悠悠回了家,他一进门青峰太太正好把刚出锅的咖喱端上来,他动了动鼻子才发觉有些饿。

吃饭的时候青峰太太问他这是输了么,他好笑地说怎么可能,青峰太太又笑眯眯地说那就是被甩了?青峰被呛得咳嗽起来,青峰太太一边帮他拍背一边理解地点头,“球场得意情场失意,确实没什么好高兴的,既然不高兴就稍微用点心思嘛,像黄濑君学习一下啊,女孩子,哄一哄总是没错的……”

青峰听不下去了,随便胡乱塞了几口就跑上楼关了门。

这都什么和什么。

青峰洗了澡换了衣服,从包里拿脏衣服出来要洗的时候摸曱到被压着的手机,想了想拿出来拨了个号码,等到他把脏衣服放进了洗衣机电话才接通。

他问黄濑你现在在哪里呢,那边背景音安安静静的,黄濑吸了吸鼻子没出声,青峰想让你刚才哭得那么凶。

黄濑不说话,青峰也不压电话,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宝矿力放在腋下单手拧开,然后走到自己房间的窗前站着喝。深色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外面的街灯在窗帘上打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模糊光斑,不刺眼却也什么都看不见,青峰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直到结束了通话黄濑也什么都没说,青峰把喝光的空瓶子放进楼下的垃曱圾袋,又回到房间的时候拉开窗帘,街道安安静静的,夜色里路灯打下锥形的光,一个接一个,像是剧目刚开场的舞台,只是一个人都没有。


-2


黄濑哭,还用糯米一样黏黏的鼻音喘息,嘴里小声地叫着小青峰,听着软软的让人想捏一把。于是青峰就伸手去捏黄濑汗津津的侧腰,黄濑一下子软了腿,重重地坐了下去,青峰的阴曱茎又进入得比刚才还深。

黄濑大口地呼吸说不出完整的话,青峰也不勉强他,坐起来伸出手用指腹顶曱住黄濑性曱器的顶端摩挲按曱压,另一只手伸到黄濑的后面轻轻划着尾椎和股缝。青峰挑逗着摸曱到下面的时候黄濑打了个哆嗦,他顿了顿然后抬手勾住青峰的脖子贴上嘴唇,主动吻了起来。

黄濑亲热的技巧说不上生涩但也绝对说不上纯曱熟,比起第一次是好了很多,可是依然不像闪闪发亮的外表一样游刃有余,而且进步的速度和体育才能简直成反比,做了这么多次青峰觉得其实和他们的第一次也没差,反正黄濑总是会哭,不舒服也哭舒服了也哭,青峰怀疑黄濑的眼泪就像是他的小麻曱衣写曱真集一样,已经成为了生活必需品。

结束的时候青峰趴在黄濑身上,用胸蹭着黄濑软软的乳曱头。他稍微动了动抽曱出软掉的性曱器摘了保险套扔在一边,黄濑休息了一下就推开他,爬下床开始穿衣服,青峰黑条条地躺在床上支着脑袋看。

黄濑穿上外套的时候青峰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捞起床边地上的包翻找起来,最后拿出一团黑呼呼的东西,招手让黄濑过来。黄濑走过去才看清是一对黑色的护腕,“小青峰?”

青峰把东西放在他手里,声音漫不经心的,“啊,买衣服的赠品,你拿着吧,我用不着,反正……”还没说完就看见黄濑僵了僵。

话题本该是能很好地继续下去的,谢谢你小青峰,明天的比赛我会加油的!啊啊那就好,别再让赤司罚你了啊……之类的,关于篮球他们虽然不是搭档却有着说不完的话,但都默契地在这种时候选择避免,身体紧密相连的时候球场上却渐行渐远,也许这些本就不该存在在同一个次元平面。

青峰突然伸手抓曱住黄濑的衣领拽下来,嘴唇要碰到的时候黄濑退了一下又凑过来,之后也没有更进一步,他们的唇面轻轻贴着,像极了雏鸟紧挨在一起的幼体。彼此温暖,又小心翼翼。

黄濑走了以后青峰太太打发青峰去便利店买东西,青峰套上简单的牛仔裤和T恤准备出门,青峰太太提醒他刚才回来看到这边的便利店正在故障维修,要他去另一边的便利店,还顺口调侃他“说不定会遇到可爱的女孩子哦”,他嘟囔着“怎么看都是阿姨吧”出了门。

这边的便利店因为是和平时从帝光上下学的道路方向相反,所以青峰没有来过几次,看上去比经常去的那个大很多。青峰转了一圈,走到角落的货架前蹲下,仔细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一盒黄色包装的保险套去结账。

结账的小姑娘一看就是来打工的学生,睫毛化得又卷又翘,覆着美瞳的眼睛也水灵灵的,扫货到保险套时抬头看了眼大咧的青峰又低下头去,青峰只顾着打开钱夹等着给钱。 

沿着这条路走回去是青峰家的后面,青峰屋子的窗户对着的街道,也幸亏是后面,青峰看着离他有段距离的人想着,掏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

电话还在接通中,黄濑把那对护腕举起来对着青峰的窗户看了好久,才接起来,“小青峰?干嘛啊?模特黄濑可是很忙的啊!”

青峰看着他的背影冷哼,“啊?你忙什么呢?”

黄濑哀叹一声,转身沿着路边走,“忙着忙啊,小青峰你这个连部活都不来的篮球笨蛋是不会明白的……”

青峰听他噼噼啪啪地说,走到了商业街黄濑说:“啊!小绿间来了!我和小绿间约好了,不和你说了,小青峰掰掰!”然后就挂了电话挥着手跑去找绿间,脸上笑得灿烂喊着小绿间小绿间好巧啊你在这儿干嘛呢!

青峰挂了电话往回走,到了家青峰太太调侃他,“哎呀怎么这么久,是不是顺便去约了个会呀?”

青峰把东西递给她,想了想简单地应了一句,“嗯。”


晚上青峰看完直播比赛才躺上了床,却睡不着,他又爬起来拉开窗帘看外面,街道安安静静的,夜色里路灯打下锥形的光,一个接一个,像是剧目刚开场的舞台,不过演员已经谢幕,不久前那里还有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又会有。


-3


帝光毕业前他们被赤司叫出来一起聚餐,黄濑因为模特的工作没赶上屠戮寿司店,有时间抽曱出身的时候他们已经去了KTV,黄濑确认了地址后也只好追过去。

一进门黄濑就看见紫原在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地灌啤酒,他走进去脱了外套说这是玩什么呢,绿间推了推眼镜说测智商的,谁智商堪忧就喝啤酒来拯救。

黄濑看了一圈,除了绿间和赤司其他人都不像是没中招,喉咙不自觉就吞了吞。绿间给他说明游戏规则,“记住了,笨蛋代表喜欢,喜欢代表讨厌,讨厌代表对不起,对不起代表……就这些,听赤司的,谁错了就自觉点。”然后把一罐刚打开的啤酒放在黄濑手上,黄濑哭笑不得地看着绿间,“小绿间你……”

赤司拍拍手示意所有人重来,“波斯猫!”“绿叶!”

“讨厌!”“对不起!”

“宅男!”“球框!”

“笨蛋!”“喜欢!”

“喜欢!”“诶?”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到黄濑身上,黄濑一脸尴尬耍赖叫着“因为很少听到小赤司说喜欢嘛你们刚才都习惯了都太狡猾了!真是的!”边这样抱怨着黄濑边仰头灌酒,青峰在旁边笑得厉害,黄濑你个笨、蛋、啊你真的是模特吗!

黄濑的脸颊泛起了红,自己觉得又热又疼,心说未成年果然不该偷偷喝酒。

那天的赢家依旧还是赤司,其他人多多少少都难逃厄运,最惨的还是黄濑,是唯一一个站都站不起来的,最后被紫原拎着放在了青峰的背上还在嚷嚷着小黑子小黑子。

他们相伴一起走到路口,互相告别之后分头行走。

黄濑的个头和青峰差的不多,腿是长长的,发梢也长长的,呼吸也是长长的,温热的气息全都洒在了青峰的脖颈上,弄得青峰手上差点脱力。

青峰说,“黄濑你这家伙是笨蛋吗?”

“……”

“啊,果然是啊!”

“才不是!”黄濑打个嗝高声反驳,“我们去one on one!one on one!”

“你看看都几点了……别乱动啊你掉下去我不管啊!”

黄濑只是一个劲儿地吵着要one on one,青峰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清,只是感觉青峰不愿意和他one on one,于是恨恨地吐出一口气,对着眼前黝曱黑的皮肤咬了下去。

“喂你!黄濑!”青峰只觉得脖子一阵湿热,怔了一秒才反应过来黄濑干了什么。都算不上是咬,至多是牙齿磕上了他的皮肤,然后他就投降了,“啊烦死了!去去去行了吧!我们去one on one!”黄濑还是没有松开嘴。

青峰背着黄濑去了街头篮球场,球场两边的照明灯坏了一大半,剩下的光因了太单薄而显得模模糊糊,一个人都没有。青峰走到篮筐下,抬了抬托着黄濑的手臂说,“喂,到球场了,你不是要one on one吗。”

黄濑的下巴戳着他的肩窝,脸颊蹭着他的,嘟囔着“没有篮球。”说得好像都是青峰的错。

青峰被他气得笑了出来,“你还知道啊?”

黄濑伸出手虚圈住他的脖子,声音闷闷的,又像醉又像没醉,“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小青峰!”

“我知道的!小青峰的一切我都知道的!”

知道你对篮球有多痴迷,知道你对篮球有多喜欢,知道你对篮球有多大的热情……你的那么多我都知道,我知道你的那么多。

我对你亲密无间。

每次褪去衣饰亲密地身体交融,最近的时候两颗心脏只隔着薄薄的两层皮紧紧靠在一起,他甚至能感觉得到青峰的心跳带动着他全身的细胞在颤抖。可是明明就是这么近的距离,他却只能眼睁睁着无能为力。

那对护腕交到他手上就像是交托了青峰的希望,他想这次换我来打破你的禁锢你的死水微澜,于是他拼命地练习,想着青峰一次一次地站起来。

然后要毕业了,他还是最弱的一个,篮球也是,喝酒也是,什么都是。

那些流过的汗就像是一场梦境,挥发之后一无所有。

青峰静静地听他说,然后说,“够了,黄濑你别说了。”

他松了手把黄濑放下来,转过身的时候黄濑倒在他怀里,鼻尖擦过他的脸颊,热热的。

别说了,你都要哭了,你都哭了那么久了。

他不想说他不想听,于是他们开始接吻,有些东西即将呼之欲出却永远只隔着一层薄土,被淹没在只有两个人的篮球场,在看不见星光的夜空里。


-4


那是他们上高中之前最后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的分别。

后来再见,黄濑就输了,哭了;再后来,青峰大辉就输了,他倒是没哭,只是想见见黄濑。虽然即使见到了也不一定会告诉他什么。 

回到家晚饭还没好,青峰太太端着水果走出来看到他,笑着问,“怎么?情场球场双得利?”

他笑笑说球场算是吧,虽然输了,情场那个还没解决。

青峰太太问,怎么,你们隔阂太多?青峰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说,不是,是阻碍重重,杂质有点多,那些东西真是烦死了,可是又没办法。

哦?那你想怎么解决?

青峰耸耸肩,现在都解决啦,大路迢迢通罗马,我走过去就行了。

青峰太太拍拍他肩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问题啦,我儿子我放心的。”

青峰笑,说“嗯。”

青峰太太叫青峰到厨房帮他准备料理,青峰洗菜的时候被母亲状似不经意地问,“是个什么样的啊?”青峰想都没想直接说,“爱哭鬼吧。”


第二天青峰先被五月叫出去后来又被黑子叫走请教投篮,下午天色逐渐暗下去的时候黑子的体力也到了极限,黑子收拾了东西说要请客,青峰看着五月开心地跳来跳去叹了口气说,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就不去了。

诶?惊讶了一下之后五月和他挥了挥手,也没有留他的意思,黑子被桃井挽着对他微微鞠躬,带着敬语说了感谢的话。

青峰自己走回家,天色越来越黑街边却愈发热闹起来,商橱的彩灯亮起来,情侣和挚友两两相携在陆离的光线里影影绰绰,他一个人混迹其中,身材高大还形单影只,吸引了不少目光,还有两个小姑娘拉着手羞怯地拦住他小声地邀请,被他皱着眉拒绝了。

到了居民区渐渐没有了嘈杂的音乐声,只有偶尔从街边房屋里传来的几声谈笑,青峰放慢了脚步单手翻开手机拨了出去。

对方的接通铃曱声被设定成了一首外文歌,曲调缓慢又深情,歌手的嗓音醇厚咬字清晰,可惜青峰听不懂歌词。旋律停止的时候青峰正好走过路口转角,听筒里黄濑的软腔绵绵地说,小青峰?什么事?我可是超~~忙的哟!

青峰没说话,走起来脚步还是轻轻的。黄濑的金发被路灯的余光笼着,周围起了毛茸茸的光晕,乍一看像是自己在发光。黄濑倒像是没怎么注意,他只顾着看对面拉着窗帘的一扇窗户,拿着手机坐在路边栏杆上的姿势有些驼背,却仍高高地仰着头。

黄濑还在叫,小青峰?小青峰?小青峰你怎么了嘛小…青峰……

最后一声“小青峰”叫得有些磕绊,手机还贴在耳边,也不知道是说给电话那端的青峰还是面前站着的青峰听的。

黄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没等他想好要说什么,就有温热的液体涌曱出来。他的眼前开始模糊,面前这人的身体边缘水纹状扭曲起来,黄濑想这是什么,真讨厌,这样就看不清小青峰了。看不清了,这怎么行。

青峰合上手机放进衣兜里,低下头看着黄濑呆呆地愣住,呆呆地流泪。

青峰想这家伙怎么这么能哭,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能哭,还哭得这么好看。想到这儿青峰突然就“噗嗤”地笑了,黄濑像是刚反应过来,迅速低下了头。

“小青峰输了。”

“啊。”

“被小黑子和小火神。”

“嗯。”

“真好,小青峰振作起来了吧。”

“哦。”

“……真好。”

“喂,搞什么你,输的是我怎么你一脸的比我还难过。”青峰双手扣住黄濑的脑袋强迫他抬起头来,接着一个温热的吻就落在了黄濑的额头上。

“是啊,真好。”

然后他又听到青峰说。


-5


笨蛋。




-END-


评论(1)
热度(79)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