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古剑·苏越苏】一缕 02

「孟姑娘,渡桥名册已誊抄毕了,这引渡之事在下也可代劳……」话未说完,陵越口中的「孟姑娘」便一把将他掼到一边,恨铁不成钢道:「说你呆你还真呆!怎地就不明白!这忘川河你离它是越远越好!远一分,便能多记一刻!若你全然忘记这失而复得之事,届时就算你千辛万苦成了魂墓也不过是白白便宜了他人,那与你约定之人可怎生是好?」

陵越正要答话,孟姑娘伸手指着他背后道:「你看!」

陵越转身望去,只见不远处黑白无常驾着一人艰难前行,那人双手被制便用两腿踢腾,整个人一边翻腾得像只猴儿,一边口里大声哭嚷:「放肆!大胆!放我回去!我要回去!苍天佑吾!」

孟姑娘见怪不怪地打发陵越:「多得是这样不愿过桥之人,」说着又一指旁边如闹市般围拥的人群:「那些抢着喝汤过桥的不过需我多打几碗汤罢了,算得什么辛苦,真正麻烦的是黑白无常两位大哥,忙着勾魂不说还需一一送到,碰上这等胡搅蛮缠的癞子,更是要辛苦。你若真的非要找点事做,不妨去黄泉大门坐一坐,帮着劝解劝解那不安生的魂魄,也让黑白无常两位大哥得个空儿。」

陵越看看两位勾魂使疲惫不堪,便点头应道:「好,我这便去。」说罢便摸摸袖中玉铃儿,去往黄泉大门。

那一日陵越自昏厥中醒来,手中紧握玉铃,脑中走马观花,竟是忆起许多人间往事。

「怪了……」陵越皱眉不解道:「为何之前未曾记起,如今忆起,又不似假象……」

「你是傻了!」少女忽地推门而入,笑盈盈道:「这玉铃儿灵力颇奇,似是只和你相呼相应,旁人拿到那是一点反应也无,我钻研了许久,却不如你这轻轻一握,妙极,妙极!」

「……这是我曾赠给师弟的仙铃,却不知姑娘是从何处得来?」

「故人所托。」少女轻描淡写,又问道:「你可是想起来啦?」

「……是,」陵越略一迟疑,还是如实道:「方才脑中所见,便是人间旧事。想必……」陵越有些疑惑,那少女卷着发梢沉吟道:「想必是你那订约之人做了手脚,要你陵越的魂魄一入这黄泉大门便忘却与他之约,如此你便可心无旁贷地轮回投胎,再无挂念。」

陵越不置可否,少女盯着玉铃瞧了瞧,又道:「大概这玉铃是他与你最亲近之物,不然怎能轻易将你记忆封印于此,又怎能你一碰便忆起前尘往事?你许下的约……可是……」少女轻轻问道:「等?」

陵越一震,像在人间无数次回答他人那样缓缓答道:「正是。」

「你欲如何?」

「又能如何?」陵越坦然道:「有一日,便等一日。」

「可是可是!」少女反而搓着手着急道:「哎!那你赶紧去投胎吧!投了胎,你在人间慢慢找,慢慢等!对!如此甚好!」

「姑娘莫要欺我,」陵越反而平静道:「我若是投了胎,便是真真正正毁了约,等不到了。」说着想到什么,又道:「我那师弟一生孤……」忽地抬眼看到少女呆滞的眼神,便换口道:「我知师弟的魂魄已散,无法入轮回道,更不能投胎转世,我要等他,便只能在此。还望姑娘告知在下安置孤魂之法,陵越感激不尽。」

「孤魂在这黄泉盈千累万,你又怎知哪个是你那好师弟?」少女情急脱口而出,陵越默然看向手中玉铃儿,荧荧之光晶莹剔透,半晌开口道:「这倒不是难事。是就是,不是,便不会是。」

「就算你能在这等个十年半载!」少女又劝道:「可是尔等魂魄在这黄泉之境,但凡稍微沾染忘川水汽,孟婆汤羹,便会忘却些许过去,也许有朝一日你等到你师弟时,你认都认不得他了!那你这愚子又何苦!」

陵越只缓缓应道:「陵越只求问心无愧,不留憾恨。」

「这下……祸事了祸事了!」少女闯了祸般苦着脸:「故人之托本是只需让此铃存于黄泉便可,料想是为封印你记忆万无一失,可是我却好奇多事,窥得少许铃中要事,一时兴起只想看你纠结犹豫的模样,闯下此祸!如今你已心有牵挂,又不肯投胎,婆婆若是得知,不知要怎样教训我!」

陵越不由好奇道:「在下冒昧,姑娘你是……」

「我?我便是分孟婆汤的孟婆!」少女此刻心事重重,便只随口应道:「你叫我孟婆婆就是了!」

陵越看着少女妙龄花季的娇俏小脸,实是叫不出口,少女看他为难,扑哧一笑:「婆婆老了,事却是要做的,反正终有一日我也承得起孟婆婆这一句,便是早是晚又如何?」

「……孟姑娘,」陵越拱手施礼,郑重道:「之前姑娘曾说有安置孤魂之法,在下不才斗胆请教,可否请孟姑娘告知一二?」




-TBC-

评论(2)
热度(12)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