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教练】明明就

原泽克徳&武内源太(From:黑篮)

 

 

 

 

原泽克徳用肩膀把手机顶在耳边,一边整理衬衫袖口一边说我们谈谈,那边一阵叮铛哐啷作响之后传来气呼呼的回答,行啊你先赢了再说。

他弯腰穿鞋笑笑说行,手机从耳边拿开的时候还听见那人志在必得的吐气,脑补了一下那人浑圆的体型就觉得虽然这把年纪了但还是挺可爱的。

车开到半路的时候今吉来了通电话,半真半假地说教练我们又找不着青峰了,背景音是熟悉到直接可以忽略的「那个混蛋」和「对不起对不起」,他扫了眼窗外揉了揉眉心直接给挂了,专心开车。

到了体育馆发现桐皇的小伙子们都热身完毕蓄势待发,桃井不停地拨电话,嘴里念叨着教练青峰不接电话这场是海常啊没有青峰不好打真是的关键时候阿大又跑到哪里去了balabala,他倒是没慌,刚才路上他看见青峰正往体育馆跑着当热身,估摸着一会儿就该到了,嘴上就随便附和了几句,心里盘算着另一回事儿。

双方进场的时候他一眼就看见了武内源太,一改往常地整个人都收拾得干净利落,像个跌打多年滚满灰尘却突然泡了澡打了蜡的篮球,圆溜溜亮闪闪的,看来今儿他特意穿得乱一点又是多此一举了,嘛算了反正他们从来都对不上拍,从篮球到生活,从人生到性格。

比赛跌宕起伏高潮迭起,他们最后掐着喉咙紧紧张张地赢了,终局哨响的时候他在周遭诡异的屏息中下意识去看武内源太,预想着要戏谑的表情也没摆出来,摆了也没用——那人的眼里满满的是场上跌坐的黄濑,满满的满满的,多得让他产生了错觉好像里面的不只是黄濑还有哪个某一年的某一天。

他有些烦躁地转开视线,正好对上青峰大辉走过来的正面,「胜者对败者说的话,根本就没有。」这不是说给他听的,但他就是突然就无话可说,之前暗自窃喜莫名期待的的些许心思像从青峰身上滚落的汗珠一样摔得粉碎,他却麻木不仁。这种失控的感觉让他变得焦躁起来,他草草安顿完队员们走到地下去取车,坐进去掏出手机看了半天也没拨出去。

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过去的片段,走马灯一样流转重叠的黑白默片怎么也停不下来,他摸出落了一层灰的烟盒,也不管过没过期就想打开,拉条才撕开一半就被握住了手腕,武内源太拉开他的车门拿走他的烟,揉成团又塞回他手里,然后从前面绕到另一侧坐进去,一句话都不说。

他的大脑还没正常运转起来,于是问了句要去哪儿,武内转头气冲冲地,不是你说要谈谈的吗,还问我?!他看着这人连鼻孔都快喷气的样子就扑哧笑了,放下被揉成团的烟坐正了开始发动汽车。时间段正是堵车时候,走走停停才刚上了主路,不用操作的时候原泽就把废了的烟捏在手里揉,揉来揉去武内都看不下去了,说你怎么还这样儿,原泽转头看着武内,眼神亮亮的,反问说我什么样儿,武内鼻音哼了一声没理他。

他们原来什么样儿原泽是没忘的,只是一样的过去在他们两个眼里是不是一个样儿他现在真不敢确定。他在国一的时候遇到国三的武内,那时候的武内像是没出炉的肉包子膨胀得没有现在这么大,但也还是白白软软的,在刚入社的他面前努力绷着脸撑出学长的样子,原泽现在想起来都想笑。后来也没用几天就了解了武内这个人,虽然是国三的学长,战术策略也很有一套,但是却从没上过场,不仅仅是因为体型和能力的关系,还有他莫名坚持的那一套理念没人认同,相比起不知道有什么直观作用的所谓互相信任,明明白白的胜利才是最有力的证据而被人们信服。和武内这个冷板凳专业户相反的是原泽,因为对实力的信奉和自身才华的横溢,进部两个星期就拿到了正选的一席之地,从此开始就像朝阳的太阳一路高攀,直到从国手圆满退役。

人人都道原泽克德一路风生水起无往不利,但谁也不知道他有个秘密,连他自己都时而怀疑,因为他讲不出那个秘密是什么,但却是无法否认,隐约觉得不得不承认的存在。

开始发觉到的时候是上了高中参加的第一场国家青少年联赛,赢了的时候他直接给武内拨了电话说轻轻松松,武内哼一声说马马虎虎,吃了人家无数记暗肘的人有什么资格讲这种话,原泽瞟一眼来叫他合影的拉拉队姑娘说你来看比赛了啊,话筒那边说我才懒得看我一猜就准,他哼了一声搂住衣着暴露的姑娘,还没说话那边就砰地挂断了。

那天他的心情异常得好,在他觉得初战告捷这个理所当然的的背景下有些东西开始在心里发芽,瞬间破土而出的强大力量让他无法忽视,但是又觉得顺理成章,只是他搞不清楚那是什么,青少年的成就感?男子汉的青春记事?总的来说不是什么负面的东西,原泽想,任其发展也不坏。

他们之间依然没什么实质性的变化,那人勤勤恳恳对篮球一片执着却一直没有什么令人振奋的结果,原泽则在世界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在最耀眼的时候和那人分享喜悦,武内总是不服气地和他打嘴仗,但是手里会阻止巅峰状态的自己抽烟,制止他一切有损身体的行为,就像刚才揉掉他的烟一样。

原泽也想把武内脑子里那些根深蒂固的死板细胞如自己手里每一包烟的命运那样揉吧揉吧扔得远远的,他一直都觉得,都这么久了,一个又一个现实的巴掌也打了,那人也该知道那种理念的不切实际了吧,那就是无果的歪路,得把那人拉回正途才行,所以他不停地要让武内看到自己的理念是如何地现实,不管是身为球员还是教练。

在刚才的比赛之前,原泽一直都是这么想的,至少在结束的哨声响起来之前,也还是这么想的。但是武内的眼神,跌坐的黄濑,他瞬间置身事外的视线,都开始让过去在脑海里陌生到清晰起来。

只能呆在替补区看着自己上场崭露头角的人,拼命努力却还是坐冷板凳看着自己一次次拿MVP的人,默默喜欢那么久的女生却当众向自己表白的人,上了大学还是没有放弃篮球的人……哪一个他都没忘,这些画面明明看得那么多那么熟悉,他却错觉像是才看到。

那个人努力了那么多那么久,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知道得比他还清楚,却也再没人能像现在的他一样,身为赢家却只能张着嘴不知道能说什么,该说什么。就连敷衍也出不了声。

他不知道哪里错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明明是想……的,明明……

明明……

他还是说不出来,明明都感觉得到就在嘴边了,明明都已经快要明白了。

 

你想谈什么,一个红灯的间隙武内先开了口,原泽想了想,比赛之前接到同学的电话,专门打来和他调侃武内有了女朋友听说快要结婚了,你要手下留情之类的,所以他才想约他出来谈谈,现在他决定来个直球。

你有女朋友了?

哈?别拐弯抹角的啊你,有什么话直说。

原泽心说谁和你拐弯抹角了哪一次真的和你拐弯抹角你听出来了,嘴上又重复一遍,我叫你出来就是要说这个,藤卷告诉我你要结婚了,我们关系这么好我怎么不知道。

哈?我都不知道我要结婚了,和谁?

……

原泽打着方向盘没说话,准确地来说是听到这句智商就开始慢慢回来了,想到以武内的性格肯定是帮别人的忙顺便弄了什么大乌龙,真是,没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他了。

武内还在追问,原泽觉得武内嗡嗡的声音都钻进了他的胸腔里,让连自己都看不到的秘密逐渐膨胀起来,放都放不下,就要爆炸了,他的心脏被挤压得砰砰直跳,感觉好也不太好,他想改变现状,于是就在心里说,就赌一把,那人要是承认了就不管不顾让自己身体本能说话,要是还不承认就立马送人回家一字也不多说。

于是接下来他说得语速很快:你那天去看比赛了吗?

 

 

-END-

 


评论
热度(7)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