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无惧无畏

01

 

黄濑凉太有一张非常非常好看的脸。

不仅好看还时刻挂着弧度适当感情丰沛的笑,任谁见了都皱不起眉头,用球队某个后辈的话说就是「在他面前关于耻度的话题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说了都感觉是亵渎」,青峰当时听见哼笑了一声没说话,擦着汗看着打了鸡血似的后辈和其他人形容昨天在粉丝见面会上的黄濑有多帅气,还和几个粉丝过了几招篮球,自己就算输了也只会更觉得黄濑还真是帅啊之类的云云。

高二的大男生像个小学生一样亢奋聒噪,还向着对此不屑一顾的青峰努力形容道「黄濑是真的帅呆了啊青峰前辈呜呜好想去海常啊呜呜呜呜不行再说下去就要有反应了真是对不起!」

青峰根本没往心里去,偏偏过几天再见到黄濑的时候开口第一句就是「你平时自己是怎么解决的」,黄濑打完招呼的嘴角都没落就被定在原地,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声音结结巴巴笑脸也僵僵硬硬的:「哈……什、什么啊……」

青峰抬头瞟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翻杂志,说最近又出来几支不错的球队,不知道有没有够看的后起之秀,黄濑和服务生点了一杯咖啡后才接上话说,「有吧……大概。」

大概?青峰抬头看黄濑,黄濑拿出手机点开游戏然后就埋头喝咖啡,几缕细碎的刘海发梢伸进了杯口他也没见黄濑有多在意,明明平时只要有一点污渍就会哇哇夸张地大惊小怪,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话到一半就停下来,气氛莫名地任谁说什么都显生硬,于是谁都没再说话。

 

02

 

最一开始是M记。

与其说是新人黄濑太过优秀而被排挤,不如说是黄濑凉太刻意地拉开和别人的距离。

青峰早就注意到,黄濑总是笑着笑着就不着痕迹地退出一个距离,精确又微妙地,谁都觉得没什么,但是谁也不会再靠过去。还没升上一军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也不知道之前已经这样多久了。

没过几天黄濑就跻身一军,毫不夸张地用闪闪发光来形容的黄濑冲着他就跑过来,青峰心说糟糕好大一只啊会被扑倒吧,结果他都摆好了架势黄濑却突然停下来,特直白也特真诚地说啊就是你!我就是为了和你一起打篮球来的!小青峰!

小、小青峰什么的,我可一点都不小,不管是哪方面,青峰心里默默吐了个槽嘴上还是老老实实打招呼,他走过去想拍拍黄濑说加油,黄濑已经先他一步往后退了些,面上依旧一副看到偶像的傻样。青峰伸出去的手只好半道握起指向旁边的搭档开始介绍,心里莫名就不爽起来,大老爷们儿的怎么这么矫情,非得治治你。

于是当天晚上他就拉着黄濑去请客,勾住黄濑脖子的时候他能感觉到那人明显的僵硬,青峰还挺高兴,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俗称成就感。黄濑暗暗想挣脱都被他打了回去,最后只能浑身僵硬地被卡在青峰的臂弯里走了一路。

万事开头难,一旦开了头又容易刹不住。有了第一次青峰就上了瘾,后来总是有意无意就进犯黄濑的安全线,看黄濑在众人面前想挣脱又不好发作的表情,觉得很有意思。到了后来就算是不上学没有部活的时间青峰也会把黄濑叫出来在街头球场打一对一,第一次打完就去了M记,后来也就顺理成章地一直都去。

本来一开始两个人是面对面坐着的,凳子还没暖热青峰又唰地站起来,拍拍旁边那个在到处找座位的抱着孩子的妈妈,然后一屁股在黄濑旁边坐了下去,还用肩膀挤了挤黄濑。黄濑也挤回去,手里还不闲着,拿起自己的薯条在对面的小孩子眼前晃来晃去,结果被青峰抢下来一口吃掉,小孩子把手指含进嘴里口水不住地往外流,黄濑看着看着就笑起来,一点防备都没有的那种,刚好看到的青峰就像得知了某个秘密一样心里惴惴翻涌起来——怪不得勇者都争着要推倒城堡。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指针一圈一圈地转,后来熟悉到黄濑会主动糊青峰一脸蛋糕的时候黄濑问青峰,小青峰,你喜欢篮球吗?

喜欢啊,超喜欢,没有篮球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啦天啊!青峰还特别夸张地抱着头感慨,黄濑哈哈哈哈地笑得痛快,青峰撇撇嘴问他,那你呢?你喜欢吗?

黄濑一下子就怔住了,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对着青峰郑重地说,喜欢,小青峰要记住啊,我喜欢。

青峰笑得没心没肺说你这家伙!

 

再后来,毫不起眼的积蓄在每一天的点滴汇聚成川冲破堤坝,那些不想再去回忆的日子就可以概括得很简短。

就像再有挑战性的游戏到了通关后都会有种兴奋和失落,兴奋成功克敌,失落无以为继。变强,更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故事还没走到最后他就开始无限循环最后一关,最强到不想再最强,青峰连碰都懒得碰一下。篮球,无聊得要死。

「篮球,无聊得要死。」

黄濑的声音响起来,青峰眯着眼瞄了一下就又闭上眼,黄濑的声音还在继续:「小青峰是这样想的吧。」

「那么,有可以打败我的家伙吗?」青峰不想听让他去练习这一类的废话,所幸黄濑也从来没说过,每次都只是来找他打一对一而已。只能勉强算得上不会厌烦,是个比较级。

「有啊,我嘛!」黄濑低头在青峰脸上投下阴影,青峰翻了个身继续睡,「你赢过我哪怕只有一次吗?」

「这次就会赢,所以来啊!」黄濑握住他的手腕要拉他起来,他心说怎么可能啊笨蛋但却还是跟着站起来,和精神抖擞的黄濑打根本不会输的one on one.

这次就会赢,所以来吧。

每一次每一次黄濑都会这么说,青峰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黄濑也没换过台词,到了后来他甚至分不清这到底是借口还是真心话,或者只是个愿望。

谁的?

谁知道呢。

 

                      

03

                           

中学毕业那一天帝光最热闹的地方是操场边的许愿树下,很多女孩子笑嘻嘻地取回写着自己名字的纸包,打开后叽叽喳喳地互相分享:「啊!原来我还这样想过呢!」

「我看看我看看!」

「啊惠子好可爱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的啦!」

「喂,不要笑了啊!我现在已经不会再想这种事情了啊!简直太羞耻了!」

「好啦每个人都有中二期嘛,现在看看还觉得很青春啊!」

「对啊,快点快点许个能实现的愿望啦!毕业季的愿望很灵的!」

「啊!那我也要!」

「我也来!」

黄濑靠在树后面听着这些吵闹无声地笑,就是实现不了的才叫愿望啊,心中祈愿,却永远一望无边。能实现的那叫目标,所以我没有愿望,只有目标。

所以我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啊,可笑。

黄濑手长指长抓到高处一个亮黄色的看上去已经有段时间的纸包,紧紧握住却迟迟扯不下来,手臂举得酸疼,疼得他都忍不住眼里酸涩的泪水。

一定是阳光太刺眼了。他没有愿望,他才不需要愿望。

黄濑凉太怎么会有,会有那种,无论如何努力也许都得不到的东西呢?

他本该勇往直前。他就该无畏无惧。

勇者的世界该有无数的恶龙。

 

 

 

04

 

升上高中以来第一次正式和非正式的对决黄濑还是输了,尽管那么努力,尽管拼尽全力,可结果还是一成不变合情合理,毕竟他们之间的输赢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球场上青峰才刚看到就已经开始碎裂的一些东西没有随着终局哨响而结束,钻石裂痕如蜘蛛节足生长像毒药一样慢慢渗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各个角落,青峰变得愈发焦躁甚至有些暴躁起来,总想找个源头或者出口,和五月大声喊话,和教练狠狠吵架,甚至差点和队友拳脚相向,也没有一个是透风口,反而更加膨胀起来。

他像是一头困兽,明明可以突破重围但却拒绝离开,看似勇猛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直到,突如其来又等待已久地和诚凛的比赛结果就像一刀扎了个口子,他心里淤积的大片浑浊终于开始逐渐清明起来,和老搭档久别重逢的碰拳之后他终于敢想着问黄濑一句「你是放弃了憧憬还是放弃了我」,视线转到观众席的时候正好对上黄濑的脸,黄濑的笑脸,黄濑蒙了一层雾一样的眼。

那些曾经存在的光和热,青峰怀念并珍惜。

 

「我看了比赛,小青峰能重新喜欢上篮球真是太好了。」

青峰看着黄濑的眼睛本能地说「不」。

「嗯?」

「你不是想说这个的吧。」

「……不然呢?」黄濑看着他笑,「真心的,太好了。小青峰现在一定觉得篮球又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吧。」

「嗯。」青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黄濑说得对,就像当初他看穿他觉得篮球无聊了却从不问为什么一样,特别知晓人心与善解人意,只是他觉得黄濑想说的一定不是这一句,一定不止这一句。

「要来一对一吗?星期天。」想了好半天青峰还是不知道能说什么,只好拿出中学时的老把戏。

「好啊,」黄濑边转身和他挥手道别边笑着说,「改天。」

改天,改天。那天之后要改的那一天,却再也没出现,取而代之的是球场上他不再熟悉的黄濑凉太,他的伤,他的技巧,他的执念和拼搏。

还是黄濑凉太,却不是他熟悉的黄濑凉太,青峰觉得心里突兀地空了一大块,活生生被人挖走却眼睁睁无法阻止的不痛快。

就像队上的后辈说起来他从来没见过的黄濑的样子,他不甘心却又骄傲。

青峰狠狠灌了一大口可乐,看着黄濑轻松打完最后一只恶龙,一脸云淡风轻地说:「怎么解决的,你还没回答我呢。」

黄濑收起手机沉默地喝完咖啡,说:「时间来不及了,要去赶电车。」

青峰点点头,和他一起出了门。

都已经是马上就要成为大学生的高三男生了,这种持续了三年的清汤寡水的见面到底算什么,如果是约会怎么有这么十年如一日的千篇一律的约会,从来只会坐在桌子两边喝东西,一杯咖啡一杯可乐,谈话经常无疾而终没头没尾,气氛还不如初见时热烈;如果不是那两个一米九的大男人固定每个星期日都见个也不说话也不娱乐的面算是怎么回事,至少打个篮球都有名分,这算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

桃井说阿大,阿大你怎么了,青峰说啊?

桃井一边给青峰收拾满地的写真集一边说,「就知道你又走神儿,我说,这个游戏我借去玩几天吧?」

青峰大方挥手说拿去拿去,无聊的游戏,五月不干了,气愤地说:「哪有!这款游戏风评很好的!你个游戏终结者才不会明白其中乐趣!」

青峰应付地说是是,五月说:「打游戏就和打篮球一样,太强了就没什么乐趣了,除非有更厉害的游戏出现吧!哎说起来国中最灰暗的那时候啊,看着你可真是不好受,谁都不敢靠近,你也不会靠近谁,想拉你一把又根本没有办法……」

【黄濑总是笑着笑着就不着痕迹地退出一个距离,精确又微妙地,谁都觉得没什么,但是谁也不会再靠过去】

「我?」青峰一怔。

「不是你还是谁?还有人比你这个笨蛋更喜欢篮球吗?」

【喜欢,小青峰要记住啊,我喜欢。】

「不……也许,有的!」

青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桃井吓了一大跳,喂阿大?青峰也没理会三两下穿好衣服就冲出门。

【「篮球,无聊得要死。」

黄濑的声音响起来,青峰眯着眼瞄了一眼就又闭上眼,黄濑的声音还在继续:「小青峰是这样想的吧。」】

他哪里是什么善解人意猜透人心,那只不过是在说每一个过去的自己。

青峰跨上单车一路狂奔而去,脑海里黄濑过去的每一次笑脸都如耳边擦过的风一样奔涌而出,把眼睛吹得生疼。

【黄濑看着他笑,「真心的,太好了。小青峰现在一定觉得篮球又开始变得有趣起来了吧。」】

他哪里是在看着我,青峰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换气,终于看清楚黄濑眼瞳雾气后面的样子——那分明就是活生生的过去的黄濑凉太。

 

 

05

 

门铃突然急切地响起来,黄濑吓了一跳,跑过去打开门,青峰扶着门框抓着领子弯着腰止不住地喘气:「呼……哈……」

「小青……峰?」话音未落黄濑已经被紧紧抱住,青峰用尽剩下所有的力气在他耳边嘶喊:

「就算上了大学你也要打篮球!」

「你要一辈子都打篮球,打一辈子的篮球!」

「腿断了也要打!」

「我!」

「我来当你的恶龙!最强大的!无人能敌的!」

「我……」

不会再留你一人独自徘徊在黑白地带,青峰说不出口。

「小青峰,你在害怕什么呢?」黄濑轻轻地问。

青峰吻住黄濑,于是谁都不能再说话。

 

怕你人如其表,怕你如阳光般温暖,也如阳光般无法停留。

黄濑布满汗津的身体由内而外传开的颤栗青峰摸得一清二楚,他舔吻黄濑背上微微凸出的肩胛骨,那里就像是即将冲破束缚而展开的无惧无畏的翅膀。

 





-END-


评论(2)
热度(77)
  1. 衿笙_CarnetTremula 转载了此文字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