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前夜03

傻白甜,肉肉肉,谨慎入


*前文链接*【黑篮·青黄】前夜01-02












Chapter.03


性曱爱中的男人就该交给下曱半曱身做主,这话一点儿都没错。

高曱潮后的黄濑仿佛大脑里所有的精神气儿都流到了下曱半曱身一样一片空白,正常的运转就是感受快曱感,这真是太要命了,黄濑模模糊糊地想,要命地舒服。

青峰又压上来索吻,黄濑没力气回应也没力气推开,青峰就自食其力地顺着从唇角流出的唾液舔上去,直直钻进了嘴里。「嗯……」黄濑顺势张开了嘴,停顿了下又突然睁开眼,别开头甩开青峰的舌:「你!你刚……刚、刚……那什么……」

青峰舔曱了一圈唇才把舌头收回去,挑着眉勾起嘴角:「对啊,它刚刚含曱着你的老曱二直到你射曱出来,怎么,你嫌弃?」

「那是……不管怎么说也……」黄濑垂着眉无力地呻曱吟,「怎么说都……」自己吃到自己的精曱液,怎么想都是羞耻到极点的事情吧!

「怎么说都?」青峰的笑意更明显了,盯着黄濑动了动手指,「嗯?!嗯不……」黄濑这时候才惊觉青峰的手指就没离开过里面,此时弯曲地扭动着,冷静下来的现在能体会到的触感比高曱潮时被放大了无数倍,青峰还在变本加厉地扭动手指,黄濑转过头怒视着青峰:「滚出去!」

「好啊,」青峰倒也痛痛快快地抽了出来,黄濑一怔,青峰当着他的面把刚抽曱出来的手指放在嘴边,伸出舌头卷着手指缓缓地舔曱去上面淡薄的液体,「哪里都一样,反正我不嫌弃。」

轰——地一声,黄濑只感觉自己就像浑身浇满了汽油后立刻被扔了一根火柴,瞬间全身都起了火,滚烫得常识和理智都被烧成了灰烬没有痕迹。

一生也许就那么几次,飞蛾扑火一般爽快的性曱爱,上下里外都被那些让人羡慕到恐惧的勇气占满,得到如濒死般巨大的快曱感,他觉得,黄濑凉太一生中的这个几次,也许就是现在。

「呼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青峰反压在床上舌吻,嫌弃羞耻礼仪信仰等等都通通先被抛在一边,欲曱望繁多本能最大,他顺应身体最深切的渴望而动作,不顾一切。

黄濑自甘沉沦地闭着眼纠缠着青峰的唇,青峰却一边配合他一边仔细地看着他。这种距离下黄濑的这张脸简直太要命,单薄的眼皮盖住琥珀般的瞳孔微微抖动,边缘卷翘的睫毛沾着透明的液体也跟着轻曱颤,泛起的潮曱红从眼角散开,在青峰眼里就像刚刚出生而无依无靠的雏鸟,瑟缩起身体却还想说无所畏惧。

想让人一口生生吞到肚子里,任他哭求打闹耍脾气都在掌握之中……想象了一下青峰就忍不住笑出来,是个小姑娘倒还好,眼前这人可是超大只的警官,还是优良品种,不留神就可能肚子破个洞,如美杜莎的眼瞳般最危险也最诱曱惑。

黄濑顿了顿直起身子,一脸不满又带点疑惑:「有、有这么好笑吗……」其实是想问接吻的技术也没这么差吧,但又觉得问出口就让青峰莫名技高一筹,话到嘴边就改了口。

青峰抬手抹去黄濑嘴角的唾液,指腹沾着黏曱腻液体顺着下颚的骨骼线条滑到锁骨,话不对题地来了一句:「给你拍照的摄影师一定深受煎熬。」

「哈?」黄濑正伸手脱着青峰的衣服,自己只剩衬衫大敞而对方还衣冠楚楚,怎么看怎么都不爽,突然听到这句有点不明所以:「为什么?」

「因为某些时候看着你的脸就能让男人勃曱起,尤其是透过镜头,」青峰轻轻弹了弹黄濑下面那刚精神完正垂着头半软着的小家伙:「而他却还要道貌岸然地让你穿上衣服,其实他恨不得立刻扒光了你,全身上下都沾满他的东西。」

「wow,好主意!」黄濑把青峰最后的衬衣扯掉甩在一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裸了上半身的青峰吹了声口哨:「这下你被扒光了,青峰先生,」他挑起一点被射在肚皮上的残渍,抵在青峰的胸膛中央挑逗又用力地挨着皮肤刮下去,挑起一边的眉毛特别嚣张:「而你全身上下,现在都沾满了我的东西。」

青峰不怒反笑,手已经从黄濑的锁骨沿着手臂滑到了手腕,黄濑刚说完就听「咔嚓」一声——他的左手已经和青峰的左手拷在了一起,「呃!」该死的他忘了还有手铐这回事!

「那真是恭喜你了,呼……」青峰嘴里敷衍着单手撑着坐起来,抬手带着黄濑顺势转了半圈靠坐在他怀里。「喂!呃!」黄濑刚要说些什么光曱裸的侧曱臀就被半调情半警告地拍了一下,回过神儿来已经被青峰摁在了怀里,动弹不得。明明身高相差无几现在坐着却差异明显,青峰抱得紧了些往下扫了一眼,怪不得,黄濑精瘦结实的两条大长曱腿从胯下伸出去直直撑在那里,关节清晰腿骨笔直,脚踝线条圆滑地连起足部,体曱毛稀少颜色也和皮肤一样浅淡,别说那张脸,青峰一口咬上黄濑的耳曱垂,余光瞟着不自觉抖动的小曱腿,就是这双曱腿,夹着老曱二都能射曱出来。

「啧,」青峰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想象着自己乖戾的兄弟被夹在这样一双曱腿中间摩擦的样子,声音就开始带上明显的情曱欲,他不自觉收紧手臂勒在黄濑胸间,还故意把嘴唇凑到黄濑的耳廓上吐热气:「警官,你想不想再爽一点啊?」

「嗯…爽?」黄濑反手勾着青峰的手臂踢着腿不住地挣动,刚射曱精后的无力还没缓过来,脚上认真的挣动反而更像无意识的挑逗,一下一下摩擦在青峰的小曱腿内侧,青峰心曱痒得要命,偏偏这时候黄濑又听到这话好笑地转过头看他,纤长的睫毛把本就柔软的眼角拉得更加狭长,颤巍巍地转过来的时候就像害怕却依然踮起脚尖亲吻的雏鸟:「是我想还是你更想啊,青峰先生?」

再把持的不是傻曱子就是疯子,青峰心说着毫不犹豫地一口含曱住黄濑的嘴唇,唇齿绞磨间声色十足地低声道:「两全其美不是更好?」说着右手从胸前松开来,顺着黄濑纹理流畅的人鱼线滑了下去,四指并排挤进了黄濑微合的腿曱间。

「唔!」黄濑鼻息浓厚地溢出呻曱吟,大曱腿内侧皮肤细腻也敏感至极,他甚至能感觉到青峰紧贴的指茧,略带坚硬的粗糙质地摩擦着最薄嫩的隐秘地带,快曱感突如其来地电流般窜过全身,嘴唇还被那人含曱着用力地吮曱吸,他想挣脱又觉未免太涨他人威风,不想灭自己志气地伸出舌头要抗衡谁知再次沦陷阵地,「……唔嗯!」青峰顺势卷起他的舌头一起攻陷,水声交融碰撞啧啧有声,手下的活儿也没闲着,手心的温度有力地染遍了黄濑腿曱间的每一寸。

「呜哈!」湿吻结束的时候他的右手也被黄濑的右手抓曱住手腕推开,指尖在黄濑腿曱间白曱皙的肌肤上划出几道泛红的抓痕,看上去真是突兀又色情。青峰看着舔曱了舔唇,右手圈圈绕绕就从指缝中滑出来个什么东西,黄濑才恢复过来,用手撑着刚要离开青峰怀里就突然被推了一把,「唔!」黄濑稳住了身子回过头,青峰慵懒地盯着他,手里捏着从他嘴里卷走的手铐钥匙放在伸出翘曱起的舌尖,拉进嘴里后勾起一边的嘴角张合了几下嘴唇,意味再明显不过。

「哈!」黄濑抬起下巴俯视青峰,怕你吗?大拇指挑衅地抹走唇角的液体,黄濑右手勾上青峰的脖子又迎上去,反客为主地直接钻进去翻曱搅,青峰却没了攻势,由着他予取予求,张着嘴让他长曱驱曱直曱入。

黄濑舌根发酸地勾出来钥匙却还是缠着青峰的唇,津曱液早就从辗转的唇曱间流出也无暇顾及,注意力全在手里捏着的湿漉漉的钥匙,摸曱摸索索地找到锁口开了手铐甩手远远扔到一边,这才放开青峰的嘴,一副全然胜利的模样骄傲地看着青峰。

青峰可没忽视黄濑不住的喘息和泛着水光的下半张脸,嘴唇也因为用力已经开始红肿,青峰想就连他跨曱坐在自己下曱体上的动作大概也是没有经过大脑,并且现在也还没反应过来意味着要发生什么的,只是因为小赢了一场便一味骄傲起来的……可爱到不行的猫咪。

青峰心里喜欢,眯起眼要把黄濑看得更清楚,一反之前调笑着的轻松,抬手缓缓摩挲黄濑腰曱臀的手都变得认真郑重起来,黄濑那里本来就敏感得要命,青峰的气息又一下子变得太有侵略性,黄濑不自觉随着本能瑟缩着。

察觉到黄濑的紧张,青峰本来在揉曱弄后曱穴的手指拿开,转而去安抚黄濑半硬的小兄弟。黄濑腰上泛酸只好伸手搭上青峰的肩膀,一抬头对上青峰看着他的眼睛,专注的视线让黄濑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你行吗你?你别告诉我你是第一次?」青峰笑道,手里更加卖力地弄起黄濑的下曱体,黄濑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忍不住挑眉轻哼冲青峰挑衅:「我是体贴你,怕你虚有其表啊?」

「少废话……」青峰满脸笑意地抓着黄濑的头发吻了上去,手下抓着黄濑的腰,伸手拍着黄濑的臀曱肉弄出「啪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这才摸曱到股曱沟里勾着穴曱口边缘缓缓扯开,黄濑的惊呼和呻曱吟都被他吞到了嘴里。

黄濑的挣扎无果,连青峰的吻都甩不开,只好再深吸一口气任命地闭上眼,由着青峰动作,青峰却慢了下来,反而推开黄濑,再一回神,黄濑才知道自己被摁倒在软垫上,只剩屁曱股高高翘曱起。黄濑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青峰的凶器就顶在他屁曱股上,稍一想象他现在的动作就不知道有多羞耻,让他更觉难堪的是,他不觉得讨厌,全身的温度反而随着那人掌心手指的抚摸而燃烧起来。

「呜……」我是不是没救了,黄濑羞耻又期待,干脆把脸鸵鸟样埋进软垫里。

青峰撸动着自己粗实硬曱挺的茎体,圆曱润饱满的龟曱头顶在黄濑股间慢慢滑动,就像雄性野兽在确认领地一样,直到黄濑被拍打得泛红的臀曱肉上满满的全是他蹭上去的滑亮的液体。

「你到底行不行……」黄濑终于不耐烦,青峰看着自己的杰作轻笑,伏下曱身紧紧贴着黄濑的背,咬住黄濑的耳朵压低声音道:「别着急,嗯?行不行你身体力行来试试?」

黄濑还没来得及反击几句就被身后的钝痛占领了大脑,忍都没来得及忍就呻曱吟了出来,「啊——嗯!」

青峰把手指插进黄濑嘴里,指尖夹着黄濑的舌叶逗弄,黄濑的呻曱吟模糊着性曱欲和呼痛,青筋鼓动的凶器却一点儿都没退缩地勇往直前,深色狰狞的肉曱柱缓慢而坚定地强迫青涩的穴曱口吞入,过度的扩张让边缘泛红,进入了大半时青峰停下,松了口气地抽曱出沾满黄濑唾液的手指,缓缓将津曱液涂抹在吞吃到极致的穴曱口边缘。

青峰再次伏下曱身揽住黄濑,亲吻着黄濑的脖颈耳尖肩膀,轻声安抚着黄濑发抖的身体:「好了,进去了进去了……你真厉害,不给自己鼓掌吗?」

就算青峰按兵不动那也是个庞然大物,黄濑完全没心情和他打嘴仗,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被身体里蛰伏的巨物吸引,还有自己内讧的心跳——他痛却又实实在在有着快曱感,身体的发抖并不全是因为疼,还有想要尖叫的满足。

「啊啊啊啊……」黄濑放弃地呻曱吟出来,他什么都不想搞清楚了。青峰以为他痛到不行,便一遍又一遍地吻着黄濑肩膀脖子后背上的敏曱感曱带,凶器却依旧执行任务,渐渐抽曱动起来。

「不不不……不……啊啊……」黄濑向后伸手想要打搅却被青峰拧住胳膊阻止,他只能被青峰按住双手用全身心的注意力去感受他身体里青峰的一部分。肠道被前所未有地扩张,敏感的肠壁甚至能感受到入侵物上凸起的血管的跳动,每一次的移动都是刀尖上的舞蹈,快曱感与痛苦交织并存。

「不……」黄濑最后喊出颤抖的一声就再没声音,「黄濑?黄濑?」青峰试着叫了两声也没反应,连忙捏着黄濑的下巴转过头,那张精致的脸上已满是泪痕,嘴唇无力地张张合合。

「啧!」青峰放开黄濑,咬着牙把正贲张着的性曱器一点一点抽曱出来,硕大顶端勉强脱出时黄濑一个激灵猛地颤抖,青峰连忙压上去,搂着黄濑的背默默安抚。

黄濑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又回到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夏天的阳光炙热耀眼,打在汗水上发出闪亮的光。印象中阳光开朗比自己还高大强壮一点的男孩子在蝉鸣不断的树荫下低下头,而他也不知所措地仰起头,那人鼻息温热扑在他脸上,连嘴唇的温度都灼热了起来——

「唔……?」黄濑努力撑起眼皮,夏日阳光蝉鸣树荫都消失不见,眼前的脸却逐渐清晰起来:「唔……青唔!」

「sir,醒醒……」唇曱舌交缠间青峰状似深情地盯着黄濑的眼,溢出音色暧昧音节含糊的字句:「警局里…有内鬼啊……」

一句话打散了所有旖旎的味道,黄濑瞬间清醒无法动作,青峰也沉默。他们嘴唇挨着嘴唇,却无法传递温度。

「……就算我们不是这样的立场,」黄濑只顿了一下便恢复过来,直起身眼含戏谑:「没听过男人床上的话最不可信吗,你让我信你?」

「我有这样说?」青峰好笑地看着黄濑又变成人前的精英模样,一副看好戏的姿态道:「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怎么做都随你,我算是……」青峰低头想了想才笑道:「怜香惜玉?」说着去看黄濑,那人却没什么太大反应,跳到地上开始穿衣服。青峰想到黄濑也许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调戏,只好无趣地自言自语:「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色误国啊……」

黄濑穿好衣服,转头看青峰还大咧咧地躺在床上,迟疑后还是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青峰漫不经心地顺着黄濑的目光扫到自己已经发泄过的下曱身,这才明白过来:「哦,你说这个……比起为什么我不做到最后,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让我开始啊?」

黄濑动作一滞,别过头道:「炮曱友又不需要理由。」

青峰玩味地笑:「炮曱友也不需要临别吻。」

「……那是看你可怜,额外附赠。」

「好像哭晕过去的可怜虫不是我哦?」

黄濑的脸瞬间又烧起来,他的后面现在还残留着被撑扩的余感,随着走动更加明显。浑浑噩噩地打开门逃也似的去更衣室洗了个战斗澡,可就算换了身衣服也没办法除去那个男人留下来的味道。

「青峰大辉……小青峰……」他看着镜子里自己布满吻痕的胸膛,喃喃自语得满是怀念的味道。





-TBC-





评论
热度(90)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