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前夜04

*前文链接*【黑篮·青黄】前夜01-02

                 【黑篮·青黄】前夜03















Chapter.04



「什么?」原泽压低声音惊讶道:「内鬼?」

黄濑点头,斟酌了一下用词,不自然道:「他是这么说的,不过态度很可疑,信或不信我都没有十成的把握。」

「我知道,」原泽表示理解他的难处:「也许这是他的障眼法,想拖延我们押送的时间,他可能有办法逃走;也有可能如他所说,他可能知道点什么,想用这个当条件和我们谈判。」

「可是……」黄濑努力回想:「他并没有拖延或者要谈判的意思,虽然态度高傲,但是行为却出奇地配合。」

「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原泽头疼地叹气:「就算身陷囹曱圄他还是悠然自得,这简直就是在直接告诉我们他还有后招,而且摆明了我们根本拦不住!」

黄濑想了想,凑近原泽低声道:「让我贴身押送吧!」

「你?」原泽讶然看着他:「万一青峰要做什么手脚的话,你很可能就成他手里的人质了,你到底懂不懂这件事的危险性?」

「我懂,」黄濑点头,异常肯定:「我知道这件事可能存在的危险性,从我穿上这身警服的时候我就清楚地知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能什么都不做,至少要尽力,至少赌这一把,谁能说的准这局就肯定是谁赢呢?」

「黄濑,」原泽看着黄濑眼中亮起的争斗之意,无奈又疲惫:「青峰大辉这个人,下手做事从来没有不确定,他要杀的人,要做的事,从来都没有偏差。你之前没有和他交过手所以你不明白,不明白他的危险性,我现在甚至怀疑,我们能抓曱住他根本就是他设下的圈套!在这样危机四伏的情况下,你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去白白送死?」

「送死?」黄濑哼笑:「鹿死谁手尚未知晓,不用这么早下结论吧?头儿,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忌惮那个青峰大辉?」

原泽看着黄濑不知还能说什么:「你……」

「头儿!黄濑!」若松紧促地敲着门:「还有三分钟。」

「头儿!」黄濑看着原泽,原泽盯着手表指针滴答走过三下,终于咬咬牙点头:「好!」

黄濑赶过去正好看到特警架着青峰,青峰的眼睛被蒙着,双手被两副手铐同时锁起,脚上也扣着沉重的脚铐,本来就没好好整理的衣服更显狼狈,可是那人却浑身散发着不在意的气息。

原泽走过去附在押送特警耳边说了几句,特警看向黄濑点点头,黄濑便拿出准备好的手铐,将他和青峰再一次锁在一起。青峰侧头动动耳朵,就转过头准确地对着黄濑的方向,黄濑锁完手铐一抬头,正对上青峰转过来的脸,青峰左边的耳曱垂还能明显地看到他不久前咬出的齿痕,黄濑一下子红了脸。他掩饰地低头轻咳一声,青峰闻声嘴角忽然大大地挂起,黄濑有种被看穿的窘迫,即使青峰现在被严严实实地蒙着眼睛。

跟着青峰和特警上了直升机,黄濑转头看到原泽正拧着眉头盯着自己,就笑了笑夸张地做了个「放心」的口型,才关上了直升机的门。

机舱空间狭小,两个特警把青峰和黄濑紧紧地挤在中间,对面一排的特警也严阵以待,每个人神经绷紧的状态仿佛让空气也难以流动,黄濑也不自觉地浑身戒备。

指尖突然温热,黄濑一惊看过去,青峰顺着手铐摸曱到他的手,正把他的小指握在手心。黄濑余光观察着其他特警,手里用力,却不敌青峰还是被握住。黄濑微微皱眉,小幅度地看过去,青峰仿佛感受到他的视线一样,也转过头来,对着他无声地做口型:「黄、濑!」

「……」黄濑不敢妄动,侧头不着痕迹地靠近青峰,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你想干嘛?」

青峰的回答特别没有新意:「我只想干曱你……」他压低的声音就喷在黄濑耳根,污言秽语也让他说得性曱感得要命,「扒了你的裤子,撕烂你的衣服,你穿着野曱战装还是制曱服?」

「喂……」黄濑有些慌乱地扫了扫周围,「你好歹分个场合……」

「我当然要分场合,」青峰忽然向前碰到黄濑的耳尖,黄濑反射性地躲开,却躲不开青峰飘过来满是笑意的声音:「你要是穿着制曱服,我就在办公室做,让你浑身上下只穿着警靴趴在桌子上说不出话;你要是穿着野曱战服,那我们就去野曱战,大自然多美好啊,你喜欢哪里?森林?山顶?还是……」青峰说着用力地嗅了嗅:「现在我们已经到海上了?」

黄濑稳住心神,瞟了一眼窗外无垠的海景,咬牙道:「你不要命了吗,不要乱来!」

「你不喜欢在海上?其实我挺喜欢的……」青峰悠然自得地说着,直升机突然倾斜,黄濑猝不及防地被甩到青峰身上,只听耳边青峰的声音说着「我们可以试一试」,黄濑就被猛烈的气流包围,在紧紧拥着自己的怀抱里划破高空直直坠下。

噗通——

然后沉沉地摔进一个漆黑冰冷的无边梦境。


***************


「阿大你……」桃井五月看着青峰床上昏睡的人目瞪口呆。

青峰从衣柜拿出衬衫穿上,推着桃井出了卧室,转头把门仔细关好才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啊,我抢回来的。」

「你、你……」桃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做了。」青峰直截了当敢作敢当。

「你、你不是……」不是说绝对不会对那边的人出手的吗?

「啊啊!我也犹豫过啊!」青峰抓抓头一副有在反省的样子:「做的时候我都在挣扎啊!」

「可是你还是做了啊!」

「是的!」青峰义正言辞道:「美人总是无法拒绝,所以我有比较温柔。」

「这不是重点!」五月摇摇头终于回过神儿来,「那个是黄濑啊!黄濑凉太!黄濑是什么人你清楚吗?青峰你醒一醒!下一个举着枪顶在你脑袋上的很可能就是要从你床上爬起来的这个人!」

青峰不在意地耸耸肩,听到五月说「刚从你床上爬起来的人」就又想到那个人背对着他穿衣服的腰身,沾满他气味的液体从腰曱臀流落到白曱皙修长的腿上,性曱感得一塌糊涂。

五月看青峰根本毫不在意急得直跺脚,一转头跑了出去,青峰知道估计是去找那些个谁谁谁来了,到时候又是一堆麻烦事,只好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的很快,那边像是早就知道一样,没等青峰开口就先发制人:「大辉,你犯了禁忌。」

「啧我知道,」青峰捏着杯子在茶几上轻敲,声音有点焦躁:「赤司,我要他活着。」

「你想让他在哪一边活着?」

「我不知道,赤司!」青峰烦躁地站起来:「我知道他在哪一边能更安全,可是他多半会选择回去。我不能替他做选择,这是他的人生。」

「可是你也不想看到他去送死。」

「所以怎么办?我要他活着,只是活着就行。」

「……青峰,」那边的声音顿了顿,认真了不少:「为什么?」

「哈……」青峰抬手遮住眼睛长长地叹息:「你信吗赤司,一见钟情,你信吗。」

「你之前又不是没见过,电视上马路上你也看了不少。」

「那不一样,不一样的,」青峰想起初见面时黄濑折而复返的那个浅浅的吻:「当这个人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可以抱住他拥有他的时候……」

「行了,」那边的声音隐隐有点笑意:「再说下去就成限制级了,大辉,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帮你,但是你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如果给我们带来了麻烦,你也要一手承担,做得到吗?」

「我有说不的余地吗?」青峰找出一个新玻璃杯放在茶几上:「眼下恐怕你要……」

「桃井小姐,对吗?」

「是的是的,」青峰赞赏地点头,虽然对方看不见:「我需要时间,也需要空间,不需要的是任何人的介入和废话,thanks!」

「祝你好运,大辉。」那边笑着挂断了电话,青峰摇摇手机满意地扔到一边,端着倒好水的新玻璃杯打开卧室的门。

他坐在床边等了一会儿黄濑才慢慢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对着他的背影叫「小青峰」。

「小~青峰?」青峰扶着黄濑坐起来让他靠在床头,顺手捏黄濑的脸:「你还真有胆说啊?」

「嗯?……」黄濑摇摇头清醒过来,直觉感到不是熟悉的环境,迷糊着眼就去找房间角落里有没有监视器,青峰哭笑不得又觉得这样的黄濑分外可爱,忍着笑说:「这是我的房间,没有你想找的那些东西。」

「哦。」黄濑竟然就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回答:「我怎么……」

「你中了点药,一会儿就没事了。」青峰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黄濑这才慢慢想起来事情的经过,他被青峰拉着跳机然后落到了海里,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他们呢?」

「我们之前见过面吗?」青峰坐在床边答非所问,转过头看着黄濑却问得异常认真。

「这才没几天吧,」黄濑头疼:「你记性这么差是怎么做坏事的?」

「我不是说酒吧那晚,」青峰摇头,抬起腿坐在床上和黄濑面对面:「我是说……比较久的之前。」

「……有多久?」黄濑定定地看着他,问道。青峰抓抓头一脸无辜:「所以我这不是在问你吗?」

「……你这是认真在问还是搭讪?」黄濑狐疑地看着青峰,青峰隔着被子拍了拍黄濑的大曱腿笑道:「都到现在了我还需要搭讪吗?」

黄濑脸一红,低头想了想,最后放弃似的抬起头看着青峰说:「见过。」

「什么时候的事?」

「……我国中二年级的时候。」

「哦,」青峰点头,调笑道:「于是那时候你就爱上我了?」

「……那时候你救了我,」黄濑没有反驳,娓娓道来过去的事:「我被绑架,被带到很偏僻的地方,你把绑匪引开救我出来。」

「呃……」青峰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波折的过去,搜肠刮肚地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段。那时候年龄太小,后来的英勇事迹又太多,就算是说嘴这种事也排不上名号,就被他逐渐淡忘在角落里。

只是如果按照他的记忆的话,那时候他应该……

青峰看着黄濑动动嘴唇,黄濑突然心有灵犀,对着青峰点点头:「是啊,那时候我们就……」

「停停停停停!」青峰胡乱地挥手,黄濑却没被打断:「……做过了。」

「……」青峰垂下肩膀捂住脸。

黄濑又补了一句:「不过只是互相用手而已。」

「……这种事你就不要记这么清楚?」青峰无力,有种被最不想被看到黑历史的人看到了黑历史的羞耻。

「为什么?」黄濑不解,青峰深吸一口气认真道:「听我说,我只有过那一次,只有你那一次,我再没和别人有过这方面的经验。」

「……在你还没认出我的时候,」黄濑缓缓说:「酒吧里的你对我出手的速度也不慢。」

「……」青峰根本没办法解释一见发曱情这种他一生中只出现过两次的事都只是对着一个人,那还怎么让主角相信他一见钟情这种自己都不相信却真实发生的事的可信度。

「我……眼光还挺好的。」青峰打哈哈:「看来审美标准已经深入骨髓,模式固定……那时候你叫我小青峰?」

「你……」黄濑啼笑皆非,「是啊,我就是因为你……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黄濑说到半路不自然地转了话题,青峰也没深究,顺着话接了下去:「男人带人回家还放在床上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

「……为什么对我出手?」黄濑不解地皱眉:「你根本就不记得我?」

「可我知道你喜欢我……」青峰压低了声音肯定地说,黄濑看回去,也笃定地说:「你也不是对我没感觉。」

「岂止?」青峰附在黄濑耳边呵气,「一见钟情都不够,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想……」

黄濑腰身一紧,青峰已经凑过来吻上他的唇:「我完了。」







-TBC-

评论(4)
热度(76)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