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前夜07[完结]


*前文链接*【黑篮·青黄】前夜01-02

                 【黑篮·青黄】前夜03

                 【黑篮·青黄】前夜04

                 【黑篮·青黄】前夜05

                 【黑篮·青黄】前夜06








Chapter.07



青峰没有戴套子,等缓过神儿来的时候只剩他一个人倒在凌曱乱不堪的床上,小兄弟偃旗息鼓地陪他装死,浴曱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青峰瞟了一眼浴曱室透出的朦胧亮光,翻身抓起自己的手机,放在手里摩挲着屏幕,开曱锁的界面几次被滑到半中间又放了回去,他看着无数次亮起又暗下去的写曱真女曱优的笑脸,像是世上最深情又伤心的情人。

黄濑从浴曱室里走出来就看到青峰坐在床上看手机,黑黝黝的男人连个内曱裤也没穿,那些腥气四散的白曱浊液体沾在深色的肤色上分外色气。黄濑走过去刚想让他注意,低头一看自己也是赤条条的一曱丝曱不曱挂,就没说什么,边擦头发边收拾地上的衣服。

「这个不着急。」青峰突然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拽到床上,抽过他手里的毛巾给他擦头发。

黄濑顺了他的意坐在床边被他摆曱弄头发,嘴上还是打趣说:「那什么着急?」

「把你的头发擦干最着急。」青峰一本正经地说,手上不小心碰到黄濑的耳环,黄濑猛地瑟缩了一下。

青峰说得太认真,明明是个玩笑却让黄濑听出了天大事的意味,接下去的话就不好来一句「对了」然后看似自然地接上去。气氛一时间胶着起来,谁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却谁都不说,都等着哪里破开一个缺口。

黄濑眼珠一转瞄到钟表上的时间,他们几乎不休不止地纠缠着对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2点多,窗外漆黑一片连星光都黯淡不清,正是一天中最黑沉的时刻。

黄濑暗自深吸一口气,讲出的语气轻松闲适,他和青峰说:「你这房间位置很好,站在阳台上往前看的景色很不错,不过我猜你大概不会喜欢那些开得红彤彤的大片的花。」

「站在哪里看都很美,」青峰漫不经心地接口,用毛巾裹着黄濑的头发擦干,「不过要是有人想搞破坏就不怎么美了。」

「怎么会……」黄濑干笑,推开青峰站起来穿衣服:「小青峰你也穿个衣服好吗?虽然也许你裸奔反而更有掩护性,但是为了不要让别人长针眼还是委屈你一下,好吗?」

黄濑穿好衣服走到阳台,青峰皱着眉解绕在一起莫名解不开的衣服,随口问他:「你要干嘛去?」

「小青峰,」黄濑转身,背后是一望无边的漆黑前夜,他微微偏过头,眼神温柔:「风景不错,花要开了。」

「放屁哪来的……」哪来的花卡在青峰的嗓子里喊不出来,他看着黄濑愈发温柔的眼神说不出话。

他惊讶的不是这局被黄濑赢走,青峰随便套上裤子就疯狂地跑去总控室,拿起紧急通讯器大吼:「走!全部去器材室!!不要往我房间那边的方向去!!!」

黄濑消失前的脸印在他心里挥之不去,他惊讶的是,黄濑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有着他不敢相信会存在的东西,哪怕只有一瞬间,也许——

也许他其实并不想赢这一局。

赤司领着人已经带好装备食物上了特制游艇,青峰手快脚快地做好布置才最后一个跑过来跳上去。游艇离开岸边的时候海水和岛屿突然猛地曱震动起来,他们不约而同扭头看去,只见岛屿另一边的方向火光腾飞烟火四起,果真是一朵火红的盛花。




黄濑斜斜倚在直升机的最边角目光懒懒,下面爆炸的火光照亮他的侧脸,樱井一瞬间恍惚,摇了摇头凑过来关心地问:「黄濑君你……没事吧?」

「没毁容没受伤看他活蹦乱跳能有什么事!」若松凑过来把搜到的黄濑的手机还给他,兴奋地摩拳擦掌:「你真行啊黄濑!有你的啊!」

黄濑却不想多说,揉着耳曱垂把耳环摘下来递给樱井:「帮我交上去。那是他们临时找的小岛,安全系统能有多完善,练习程度而已。」

「临时找的?」若松大惊:「那这万一是障眼法,他们跑了怎么办?你搞什么啊黄濑,我们不吃饭不泡妹子这么辛苦就搞掉个临时的啊?」

「我能搞什么?」黄濑不耐烦地反问:「岛是你们炸的,清查是你们搜的,后路是你们断的,现在已经找到尸体残骸了,你来问我我在搞什么?」黄濑目光凌厉起来:「如果他们真的没死,我倒要问问你们在搞什么了?」

「呃……」若松一时语塞,樱井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小心翼翼地劝若松:「我觉得……就是因为是临时岛屿才更有消灭的把握。」

「为什么?」若松问,黄濑懒得理他,转过身闭上眼,樱井继续小声说道:「如果是真正的大本营,他们一定比我们清楚机关和逃生的方法,说不定还会反将我们一军;但是是临时岛屿的话,他们也并不是太熟悉,也没那么多时间布置,这样一来我们的突袭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这样……」若松哼一声坐回去,也不再打扰黄濑。

一阵变了调的声音响起,黄濑找了找,发现是那支泡了海水还存活着的手机,一串不认识的号码不停地闪烁着,黄濑接起来:「喂?」

「黄濑,你果真很棒。」那边顿了顿,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切断了通话。黄濑就像没听到忙音一样,手机放在耳边许久,才自嘲地笑了:

「……这话你说出来有点讽刺啊。」




黄濑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到有人在叫他,他想也没想伸手推开:「小青峰……」刚叫完的瞬间就倏地睁开眼,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睡得这么不踏实?」姐姐坐在床边帮他擦去额头的薄汗:「最近工作这么辛苦吗?」

「……还好。」黄濑定了定神,确定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自己的床上,额头上的手是姐姐柔软温暖的掌心。

「是有什么事吗?」姐姐的声音依旧温柔,就像小时候在夜晚抱着害怕的自己轻声哄道:「这几个月都感觉你心事重重,姐姐很担心。想起你小时候总是抱着姐姐说话,现在我都好怀念。」

姐姐笑起来,黄濑莫名安心起来,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像小时候那样吞吐道:

「不…姐姐,我大概……爱上了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什么不好对付,」姐姐一点没惊讶,还淡然地说:「不就是个色情狂。」

「他不是……呃!」黄濑顿时语塞,姐姐一点儿不尴尬地继续说:「才多大年纪就知道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道理,遵从男人身体本能,怎么不是色情狂了?」

「姐姐……」黄濑哀求地看着她,心中对年少时连这种事都告诉姐姐的自己万分悔恨。姐姐叹着气:「好我不说了……可是你总不能这样下去啊。」

「不会太久了,」黄濑点头道:「大概明天文件就会下来,应该是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小案子,但是碰了就丧命的那种。等案子下来了,我会悄悄去查查和哪个大佬有联系,到时候再想办法。」

「嗯。」看到黄濑早有计划姐姐也放心不少,但想了想还是犹豫道:「凉太,其实你……」

「姐姐,」黄濑打断她,温柔而坚定:「已经没得选了。」





黄濑不着痕迹地拉开保险栓,轻轻地敲门,想着之前用尽所有关系打听到的资料,准备着即将开始的事关生死的谈判。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黄濑瞬间消失在门外,门又被重重地合了起来,走廊一片寂静空荡,就像从没有人来过一样。

「唔!」在枪被打掉之前他的唇就被狠狠吻住了,他抬起手不是反抗,而是紧紧抓着黑暗中那人的头发,重重地拉过来啃咬。

气息凌曱乱温热地交织在一处,他们饥渴贪婪地汲取,不知餍足。

「你混曱蛋!」黄濑嘶吼着,青峰扯着两个人的裤子觉得怎么这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如此情真意切。

他们用行动默认这次谁都不需要温柔的前曱戏与情话,他们年轻赤曱裸的肉体就是最深情的爱语,什么真真假假猜猜测测全部被淹没在汹涌的渴求里,黄濑被青峰托着双曱腿钉在墙上,青峰炙热粗大的凶器在他的身体里肆虐侵略,所处之处黑暗不能视物,他用全身感受着青峰,放纵地不再伪装隐瞒脸上的任何表情。

「嗯…嗯……小青峰…小青峰……」他不自觉地呻曱吟,青峰在黑暗中亲吻到他的下巴,然后找到他的唇,死死地吻了上去。

夜色冰冷,他们肉体相连,不畏寒暑。

「我为了今天可辛苦了不少,都没睡过一个好觉。」情事过后青峰点了一支烟,被黄濑劈手夺过,他耸耸肩没当回事,主动说起来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黄濑斜睨着他不说话,薄薄吐出一口烟,一副懒得戳穿他的样子。

「哇!」青峰惊奇地凑过去看个仔细,「你真是……之前的乖巧听话都是装的吗!」

「不然呢?」黄濑理所当然地吐了他一脸烟,嘲讽道:「乖巧听话的会念着你这混曱蛋?笑话!」

「喂!」

「喊什么喊,」黄濑一脚踹开他,「用我费尽心思搞来的情报拿去做人情,又承诺会帮他们解决我这个麻烦,两边讨好,我看你是高兴得睡不着吧!」

「……」青峰无法反驳,只好说:「我要是高兴只会是因为你不会有事。」

「一会儿做的手脚干净一点,不能让任何人起疑,你虽然是老手但请不要骄傲,认真点,」黄濑没理他,自顾自说道:「只要确认我死亡,上面应该就没什么心思管我家了,鬼鬼祟祟地盯了那么久真是够了。你的死亡确认上个月才发下来,上面也真是够谨慎……」

「我不懂,黄濑。」青峰打断他,捏住他的脖子硬是转了过来:「我是真的不懂。」

「……我才是不懂,」黄濑褪去所有的世故老练,一张脸迷茫得像个孩子一样:「小青峰,你说的到底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不是真的。你信我?不信我?要救我?要利用我?要……」

「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青峰前所未有的认真:「我有骗过你哪怕一句话吗?」

黄濑无法回答。

信。不信。

爱。不爱。

他们不说话,又开始接吻,只是这次的吻温柔得仿佛能融化一切坚硬的阻挡。


沉睡的城市突然爆出巨大的轰响,猛然盛开的光芒照彻四方,打破前夜——

黎明已然降落于世。




-END-


 没什么绝对的标准,你理解的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这世上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要清清楚楚毫无死角。

有猜测余地的故事才更可爱不是吗www




 

TXT文本下载地址:

 

http://vdisk.weibo.com/s/CeGtwXibeC0BU/1414209761

评论(24)
热度(97)
  1. 阿黎CarnetTremula 转载了此文字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