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After03[完结]

前文链接:【黑篮·青黄】After01

              :【黑篮·青黄】After02












03


青峰把黄濑放在自己的床上躺好,试探了一下他额头的温度,还好不是特别严重,自己家里的药完全可以解决。

独自生活在异地他乡就会加速成长,所有的事情都没有躲开的余地就只能肩负,就算做不到面面俱到他也逐渐学会承担,至少不再逃避。

青峰拿了药倒好水放在床头,把黄濑扶起来靠在怀里喂他吃药。

黄濑就像曾经那样十分信任并倚靠,把身体的重量完全交给他,自己努力地吞咽着被塞进嘴里的东西。

黄濑从认识的时候开始就似乎有一种技能,就是总是能让他碰到他生病的样子,就算难受还嘻嘻哈哈地和他插科打诨,努力逞强的样子让他根本无法坐视不理。

而黄濑现在的样子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黄濑生病时候的样子他是最了解的。

他突然鼻子一酸,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那些只有半个小时车程的从前。

他是真的真的十分想念。

混曱蛋,曾经信誓旦旦地说着不需要我的担心最后就把自己照顾成这样?

青峰给黄濑敷上冰袋,边用酒精擦拭黄濑的身体边想到,那些专家老是骗人,说什么二十天就能形成一个习惯,可是他用了二十个二十天来度过一个人的周末,也还是未曾忘记身边曾有的温度和声音。

早上青峰被生物钟准时叫起床,他伸手一摸曱摸曱到空荡的床单瞬间清醒,被窝还是温热的,青峰猛地跳起来却牵动了脚腕的伤,他连呼痛都没时间就尽量克制地叫着:「黄濑?黄濑?」

整个房间静悄悄地都没有回应的声音。

青峰顾不上脚上的伤随手扯了一件衣服披上就往外跑,下楼的时候他咬紧了牙还是没有慢下来一点,那个家伙的身体还没有好就乱跑到哪里去了,这里他又人生地不熟的。

他问街边的商店店员和流浪者,在街上走了好久才想到给冰室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冰室接到他询问的电话很是惊讶:「咦?他没回来啊,而且刚才他还给我邮件说是在你那里,有点事所以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叫我不要担心。怎么?他不在你那里?你怎么会联络不上他?你没有他的电话号码吗?」

「呃……」青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只好说了声没事搪塞过去,又匆匆往家里赶。

他找不到黄濑,搞不清楚状况,脚还疼得厉害,又拨不出那个电话。

他不是没有黄濑的电话号码,黄濑的联系方式他一直都有,火神那家伙从不会对他要来黄濑最新的联系方式多想什么,但是他一次都没有使用过。就像他知道黄濑的每一件大事小事,默默看着黄濑考入飞行学院也还在坚持打篮球,和冰室在一个队里共同效力,被评为国家最有价值的新星球员,他都没说一声恭喜一样。

有些事要趁早,有些事要等待,他偏偏在该趁早的时候等待,该等待的时候又趁了早,以至于到了想明白的时候,他却不知要如何打破僵局。

他怕他又选错。

青峰盯着手机屏幕上黄濑的号码打开了门,黄濑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他之前放在卧室床头柜上的相框看,听到声音转过头,正好对上青峰惊讶的视线,「你……」

黄濑「啪」地放下相框,指尖点着照片上他们两个的脸不紧不慢地敲击,哼笑一声说:「你也会着急?」

「……什么意思。」青峰知道有些事情他不能再逃。

「这是我和你的照片,中学时候的。」黄濑没有回答他反而环视着青峰的房子,站起身向他缓缓走来:「它放在你的床头,而卧室里没有润曱滑剂和套子,这里也没有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的味道,不管男朋友女朋友你都没有。」

黄濑在他面前站定,看着他说:「我还正想问你呢,小青峰,你是什么意思。」

青峰避开黄濑的视线绕过黄濑走进去,「你都说错了!别管这个了,你的病好了?药你吃了吗?你想吃点什么吗?」

黄濑跟着转过身,看着青峰拖着一只脚还要去厨房给他做饭的背影,突然鼻子一酸,大声地喊了出来:「混曱蛋!你知不知道你是个球员?你知不知道你的脚意味着什么?」

「啊我知道,」青峰漫不经心地挥挥手,打开冰箱看有什么能吃的:「可是我也不想让自己再后悔。」

青峰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事实上他也没办法再说些什么,因为黄濑从后面抱住了他,把头放在了他的后颈上面。

「小青峰,」黄濑恢复了他平时的声音,就这样抱着他,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黄濑还没有完全退烧的皮肤那偏高的温度,他听到黄濑在他耳边缓缓说着:「我在学习飞行的时候,遇到了很多事情,大的小的,说夸张点还有出生入死的紧急情况,都遇到过。学校的课程很多,要学习的东西也很多,训练也很严格,但是这些都锻炼着我的体格,和一些心理上的东西。比如说,如果今天,就是现在,我正在驾驶一架飞机,这个过程中突然遇到迎面而来的导弹,我可能还会偷偷想说不定这是小绿间做实验的时候不小心扔上来的,哈哈……」黄濑舔曱了舔并不干涩的嘴唇,继续说道:「可是现实是,我没有在驾驶飞机,我一直在等你。」

「你早上叫我的时候我就在卫生间,当时我就想,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在哪里,为什么不让你哪里都找不到我,为什么不让你也体会一下那种被抛弃的心情,如果你是真的担心我的话。」

青峰觉得胸口发闷,他拿开黄濑的手,转过身直视着黄濑的眼睛。

「这一次你回来的时候我还在,只是因为我在等你,不是什么别的。」黄濑脸上强忍的难过那么明显:「小青峰你给我听好了,一个人,最少我是这样,一生并不会只做一件事情,」黄濑盯着他的眼睛,「但是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我都会用尽全力心无旁鹫。」

「所以喜欢,甚至爱上一个人也是这样,」黄濑的眼睛闪着点点亮光,里面的世界点亮了万家灯火,不管外面的世界是狂风骤雨还是安静无常:「但是我并不会一生都在等一个人。不会。」

「所以小青峰,青峰大辉,你欠我一个解释。」

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现在敢不敢说出来。

「是的你说对了,」青峰自暴自弃地抓着头暴躁起来:「我就是……我就是该死的喜欢你!」

「我从见你的第一面就喜欢你,听清楚了吗,是第一面,」青峰瞪着眼睛看着黄濑:「不是该死的砸到你后脑勺的那一次,而是更早更早,你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巨曱乳和贫乳的超短裙的时候……」

「女孩子在你眼里就是这……」黄濑哭笑不得,青峰打断他:「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当时有个小傻曱瓜……」

「嘿,我比你大!」黄濑出声提醒他。

「好,换个说法也没问题,」青峰举起双手表示无异曱议赞同:「那就当时有个大傻曱瓜,被一群女生围困在校门口,最后混乱中被抢走一只鞋子……」

那时候他就在背后看着黄濑,黄濑挠挠头,弯腰把另一只孤零零的鞋子脱下来拎在手里,背影就像一幅海报剪影映在了他的心里

「……然后这个傻曱瓜就光着双脚拎着一只鞋,一个人哼着根本听不出调的歌走了,那副死蠢样子真是傻爆了!」

「你明明是觉得我可爱,」黄濑抿着嘴,屈起指节抵着额头忍不住笑起来,青峰抬手捧住他的脸,抬起来对上自己的眼睛,「对,你说对了你这个混曱蛋……」

他把额头抵着黄濑的,他觉得这一刻是他们最真实又赤曱裸,毫无防备地面对对方的瞬间,这样脆弱的距离让他不自觉地说出心里最想说的话:「我们不该是这样,黄濑,」他们额头相抵视线相对,黄濑的眼睛里星星点点温柔如芒,「不该是这样,我们有非常好的开始,没道理会这么惨淡地结束,不能,我不能让它就这样结束掉黄濑,我不能……」

他顶着黄濑的前额轻轻摇着头,看着黄濑的眼睛重复着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小青峰……」黄濑闭上眼伸手抱住他,他听到同样来自黄濑心底里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告诉我你最想告诉我的话。」

「我想要你,黄濑,我想要你……想要得不得了……」青峰的喃喃低语却是最真实的情话:「那一晚之后我再没办法自欺欺人告诉我自己想照顾你只是因为我们关系好,我对你图谋不轨,从一开始就是……」

那时候他即将出国留学的消息满天飞,他不信黄濑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但黄濑还是孜孜不倦地凑到他眼前问他说小青峰到底会去哪里上学啊告诉我嘛?他却一次都没有亲口告诉过黄濑。

其实他早就该走了,手续都办好了各方面也都接洽好了就等着他去,他却偏偏舍不得能时时刻刻和黄濑腻在一起的时光,硬是拖到了那一晚他们同床共枕之后他才慌慌张张回家拿了行李就跑。

到了现在他都没办法原谅那时候的自己。

「……那之后我就不敢再喝酒了,我怕喝了酒看谁都是你,然后发现自己在另一个人的床上起来,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青峰苦笑道:「我怕我连对不起都没法和你说了。」

「你岂止要和我说对不起,」黄濑轻轻笑,突然咬了一下青峰的嘴唇:「你爱我。」

「是的,」这一次青峰没有逃,他看着黄濑的眼睛认真地说:「一直都是。」

他们抱在一起温温柔柔地接吻。

黄濑稍微推开主动结束了这个吻,歪了头问他:「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思呢?」

「不用了,」青峰揽过他也回敬地咬了一下黄濑的下唇:「不管你是什么意见,我都不可能再让你逃走。」

「青峰先生?」黄濑好笑地故意用了英语叫他:「到底是谁一直在当逃兵?」

「嗯,是我,我道歉……」青峰又吻上来,唇齿相依间模糊不清地说:「我还要道歉的是,家里面没有套子和润曱滑剂……」

「我知道,所以你要干嘛?」黄濑已经和青峰抱成一团往卧室里走,嘴上还明知故问。

「情债肉偿。」青峰言简意赅地和黄濑一起倒在了床上。

「你行吗?」黄濑看看他受伤的脚腕,青峰挑了眉:「黄濑,这需要你用过后才能评价,而不是凭空怀疑。」

「嗯哼,」黄濑脱掉上衣舔舔嘴唇,「我很期待,不满意能退货吗?」

「买定离手,概不退换。」





-END-



我简直是业界良心,从没虐过,都这么甜,这么甜!!!!【殴

评论(7)
热度(90)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