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青黄】Nightdreams

再一抬头的时候天空已经淅淅沥沥地落起了雨,樱花瓣被雨水打落进来零零洒洒地散了一阳台,满是春情夏意。

青峰揉着脖子走过来,就看到黄濑穿着短裤坐在地上不知道是在和谁讲电话,一副温顺乖巧的样子,笔直的双腿随随便便伸在阳台上都有着特写海报的画面气质,更不论他光裸的小腿和脚背上还沾着不少打湿的花瓣,更添情韵。

青峰在他背后站定,黄濑还没有察觉地讲着电话,前辈前辈地说个不停,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黄濑挠挠头无奈地笑起来,一副听训的乖样子。青峰其实特别喜欢这种时候的黄濑,没有一点防备又听话,垂下的睫毛盖着琥珀的瞳色就像雏鸟生涩地展开羽翅,不自知的姿态毫不做作却意外地让人心痒难耐,于是青峰蹲下来,拉下黄濑后面的衣领一口啃了上去。

“所以根、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啊前辈!”黄濑惊了一下倒也很快镇定下来,简单说了几句就赶紧挂了电话,刚侧过头想要说些什么张开的嘴就被青峰严严实实地堵上了,还被顺势揽住腰直接压在了地板上。

“唔……”黄濑这人从来都是真性情,虽说被青峰占尽先机但也不是真的讨厌,于是也就顺着青峰的唇舌辗转起来。早已经心熟面熟自然也没什么客气,青峰的舌尖直直钻到黄濑的舌根下面顶弄,黄濑的舌头本能地想要推开却被青峰的卷起来纠缠在一起,卷曲挤弄着发出情色的水声,啧啧作响的声音混在外面的落雨声里分外淫靡。

一番搅弄后青峰又狠狠吸了黄濑的舌尖后才退开,拉出的水线断开分别落在两个人的唇角,青峰又把黄濑嘴边舔吻了一遍这才开口,“一碰到他们你就变绵羊了,软得要命,什么时候让我也享受享受这待遇?”

“小青峰胡说什么呢,”黄濑舔着唇缓了缓乱掉的气息,仰了脖子笑起来,“我什么时候阻止过小青峰为非作歹了?”

黄濑有意或无意地,总是能把平常到不行的几句话说得特别撩拨人心,这话就说得青峰立刻把持不住了,本来也就是想亲亲摸摸调个情就算结果发展成干柴烈火一点就着,青峰发狠地说「行我这就为为非作作歹把你给办踏实…了唔!」还没等说完就被黄濑伸手勾着他的脖子压了下来,以牙还牙地咬着他的下唇含进嘴里吮吸。青峰怎么肯让步,随即叼起黄濑的上唇也噬咬起来,一时间唇齿变成战场,起伏的喘息弥漫着色欲的硝烟,津液横尸遍野黏连绵密。

“唔!嗯、等……”

“叮——”

眼看着青峰马上就要攻城掠地的时候门铃不识相地响起来,黄濑趁机赶紧爬起来,“我去开门!”说着胡乱抹了几下嘴就急匆匆跑去玄关。

青峰就地侧过身支着脑袋看着玄关的方向,没一会儿黄濑就蹬蹬蹬跑了进来把抱着的大包裹放在矮桌上,对着青峰搓搓手:“小青峰这是什么呀?”

“给我的?”青峰也走过去坐下,“五月?我没听她说过要给我寄东西啊,这什么啊?”

最先入目的是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大衣,用衣物收藏袋细心地装着,下面是零零碎碎一些小东西,领带被妥帖地放在收藏盒里,其他的东西也都被很好地保存着。

看到东西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一瞬间的失神,青峰很快就想了起来,黄濑也马上就明白了大致的来龙去脉。

“切,多事……”青峰小声地抱怨一嘴手里还是拿起衣服抖开,五月保存得很好,仿佛时间就定格在青峰穿着它的那一天,一边抵御着漫天的风雪一边捂不住里面逐渐散去的温度,现在摸上去也还是冰凉。

黄濑也伸手整了整衣领和前襟,抬起头看着青峰说:“小青峰是不是很讨厌那时候的我?”

青峰对上黄濑的眼睛说:“是,很讨厌,胆小又畏缩,我恨不得揍你一顿。”凉风带着雨气呼啦一下吹进来,青峰展开大衣把自己和黄濑包起来,被卷进来的樱花瓣像雪粒一样粘在大衣上,仿佛要被里面的温度融化了,“可是,就算是讨厌也还是喜欢。”

“今后也……”

“请多关照。”他说,“你别哭啊。”

 

 

 

END

评论(3)
热度(53)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