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篮·虹灰】因为还是会

因为还是会

 

 

 

到了后来总是有人和虹村说,你别这样,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有话好好说,他瞄一眼远处正在练投篮的灰崎,脸上还是笑呵呵的:没事儿。

你当然没事儿,大部分人都这样回过来一句,他撇撇嘴什么都不说,但也不会继续听下去,随便找个一看就没什么诚意的借口就走了,下次灰崎犯了事儿还是往死里打。

身后总是有叹息和欲言又止的动静,他嘴上不说心里觉得都是杞人忧天,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能给解决的了吗,再退一步先不说解不解决的了,就说,我们有什么问题你知道个屁,知道个屁。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又知道什么。

嘁。

他又跑去找大灰崎。

大灰崎上了重点高中每天学校和补习班之间来回穿梭一秒恨不得掰成两年用,坐下来的时候也是风风火火就和坐在砧板上似的恨不得说完该说的立刻就走,虹村才喝了半口可乐就被他抢下来咬牙切齿地摔在一边,一脸面对着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表情说,有话快说有屁……

还没说完就听“噗”得一声,无言对视三秒后大灰崎表情不自然地抽抽嘴角,虚咳了一下接下去说:有话好说,好说。说完还自以为不引人瞩目地挪了挪屁股。

虹村抢回杯子咬着吸管瞪着一副死鱼眼不知道该怎么开头,大灰崎倒是直点中心:怎么啦你又把小祥给揍啦?这次他又怎么了?

身为兄长你还真是差劲啊,学长,虹村却一反常态地避开了话题,大灰崎特不以为然:爱的方式多种多样,爱的种类也分门别类,对你……

学长我对你并没有那种感情,虹村撇撇嘴:你对我也不必有。

……真是不解风情,大灰崎摊了手耸肩,一副惋惜的样子:这么比较起来我弟弟确实可爱很多,栽在你手里真是没有情趣。

虹村嘴撇得更高了:你你你你你说什么!谁栽在我手里了!

大灰崎喝着橙汁不动声色地瞟他一眼:行了,你那点心思我再不知道。

虹村没话了。

正中红心。

大灰崎觉得这根本不是事儿,一脸地难以理解:我看着你都累,谁知道你心里头纠结什么。

如果小祥有和学长你一样的智商也许我就不用来烦你了。

这难道不是小祥的萌点之一?

虹村又没话了。

确实挺萌。

所以虹村,大灰崎不耐烦地敲着桌子:你找我出来到底什么事儿?

没事儿了,虹村吸着空杯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我就是想告诉学长你不要再梳这个雷鬼头了。

哈?关你什么事?大灰崎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虹村扔了个死鱼眼过去,心说因为不想让总是模仿你的灰崎变成你这个样子啊。

 

*****************

 

后来灰崎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梳起了雷鬼头,染了黑色的头发,脖子后面的尾端有小小的辫子,和大灰崎如出一撤。

他在看台上见到了听说已久的那个金发的少年,虽说长着一张美艳的脸但男子气概也不输分毫,比赛最后的几分钟确实惊艳,输赢有理。

他早些时候经常听灰崎说起这个人,唠唠叨叨骂骂咧咧一大堆,模特,篮球新手,嚣张……了解得十分透彻。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灰崎和之前的自己一样,莫名就想找个人说说,可是真的坐到对面儿了又什么都说不出口,顾左右而言他地海天海地一通胡扯,对方不是一脸迷茫就是比你还欢实,要么就是相对无言,直到人家问一句你到底想说什么,才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说什么。

那时候他问灰崎,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叫黄濑的很轻浮?

也不是,灰崎咬一口汉堡说,他勉强算是努力。

那是很中用?

怎么会!灰崎立刻换了副口气:还嫩着呢!

然后他就没的说了。

不是不懂。

 

像是中学时每次输了比赛一样,虹村买了热饮跑到灰崎家后面的街头篮球场,那里果然有个人,抱着篮球坐在地上,出神地想着什么的样子。

走近了才发现,灰崎脸上有伤,一向规整的辫子也被扯得乱七八糟,都不知道是谁干的。

灰崎抬头看了看虹村,站起来揉着脸上的红肿叫他:学长。

他已经多久没听到这个声音叫出这个称呼了。

学长,灰崎接着说:我不是受虐狂。

哈?虹村歪嘴不解。

我不是受虐狂,可是没有被你教训的时候,竟然有一点点寂寞,灰崎低下头,抓了抓头发:就算模仿了哥哥,也不可能像哥哥一样优秀,得到别人更多的喜欢,我是知道的。

但是我也不稀罕。

就算被学长打,但是能和学长没有距离地触碰到,我也觉得,这是被学长在乎着的证明。

所以就算是不成器的我,也是有着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的东西,学长交与我的篮球,队服,站在场上的资格,都是。

但是……

我失去了你给我的东西,灰崎的头压得更低了,我还是没能抢回来。

对不起,学长。

对不起。

 

语无伦次地胡说什么呢,臭小子。

那又怎样,他伸手把灰崎的头发揉弄得更乱:我再给你不就好了。

哪怕所有能给你的都给你。

反正我所有的喜欢,最后还不是都给了你。

 

 

 

-END-

 




旧文了,本来说要多写点,谁知道看了一遍竟然删减了许多……

下次再也不重写旧文了【泪

评论
热度(30)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