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天立地欧欧西

【黑蓝·青黄】一丝不挂 04

认真港,我马上就要放飞自我随手撒雷无脑飙车了!!!!

注意躲避!!!!!!




前文链接:

【黑蓝·青黄】一丝不挂 01

【黑蓝·青黄】一丝不挂 02

【黑蓝·青黄】一丝不挂 03


04


黄濑的离开和他的出现一样突然,在青峰眼里这本该是场战争的开幕,他特意在家待了好多天,仔细留心父母和家里的变化,最后发现一切如常,神经兮兮的只有自己。

没有黄濑参与的情况下这种行为完全就是自娱自乐,青峰很快回过味儿来,也没说什么,正好假期结束新学期开始,青峰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搬去了在学校附近租的公寓。

今吉早就熟悉了青峰一到假期就回家住的习惯,这种时候他们玩儿得再疯也不会叫青峰,因为青峰忙得很,不是在当好儿子陪他圌妈就是在公司里一边学习一边怼他爸,叫了也是白叫,只能等着从假期结束后青峰的吐槽里找找乐子。

这次青峰回来后没有先约他们出来敞开了吐槽一场,今吉就直觉这里面有猫腻,也没顾得上叫火神,只身买了一打啤酒就跑去找青峰。

青峰对于今吉的到来显得意兴阑珊,随便拿了瓶饮料给他就不再说话,今吉只好自己找话:「我已经很久没见你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了,遇到了什么事说来听听,让我开心一下。」

青峰把啤酒的包装拆掉,一听一听整齐地码到冰箱里,没听见一样。

今吉坐进沙发里,自己接话:「你这样我没法交代啊,麻美和惠子、还有谁来着,都在等你消息呢。」

「等我?什么消息?」

「不是吧你!」今吉哭笑不得,「你上次答应人家的啊,说是开学前会去一次她们组织的联谊,这都已经开学了,好歹……」

「没心情。」青峰的拒绝简单粗暴,今吉本意也不是这个,就没再纠缠这个事,笑了笑从茶几上捞过烟盒,无意瞟到被碰开的东西,眼都直了:「你——」

青峰眼疾手快地把东西甩到包里,但今吉早就看清楚了,那一水儿的伤药,他可没天真到以为那是用来治跌打损伤的。

要说青峰包里有润圌滑剂和套子,那今吉是毫不惊讶甚至习以为常的,青峰骨子里是典型的处圌女座,就算是打圌炮也要求细节完美,对环境和用具的要求都算得上苛刻,所有炮圌友对此都一致好评。

但这伤药,今吉还是头一次见,联想之前夜店的美男,最近青峰的臭脸,今吉觉得最后得出的答案有点超出他的认知:「青峰你……被强……了?」

「滚!」青峰装好东西就拿着包要放得远一点,今吉忍着笑追上来非要扒青峰的裤子:「哎哟我帮你我帮你!这药你一个人不好上,那地方你自己都看不见,我帮你……」

「滚滚滚!」青峰忍无可忍把人踹到沙发上,也不解释,今吉就倒在沙发里看青峰把包放好,这一脚的力道也不像受了伤,那这事就更有意思了,青峰给别人买药?怎么听怎么新鲜。

今吉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能让青峰在床上之外的地方也上心的例外,敛了玩笑的心思,有点认真地试探道:「那人……回来了?」

「什么这人那人的,谁呀?」青峰没好气。

「就你那白月光啊!」今吉半开玩笑地说,青峰点烟的手一顿,声音听不出情绪:「瞎说什么。」

今吉挑了挑眉,一时判断不出这句话的真假,顿时觉得有点看不透青峰了。

青峰懒得理他,点着手机上秘书坂桥的电话犹豫不决,摁住又放开。

这几天太过风平浪静反而让他愈发地不安,黄濑早就不是记忆里那个只会吹鼻涕泡的小哭包,心机手段信手拈来都溜到飞起,他不得不防。

被人防备重重的黄濑正在吧台瞪着面前的苏打,酒保满是笑意地推过去,「这个肯定没问题的,我请你。」

「……」黄濑被噎了一下,「我还什么都没说吧,怎么感觉前辈什么都知道了?」

长相帅气的酒保说的话也很帅气:「其他的不敢说,但是比较肯定你现在应该屁圌股很痛。」

「喂!」黄濑赶紧出声打断,满脸尴尬。

森山比黄濑早一年到东京上学,因为是黄濑高中的学长,也是同一个部活的前辈,两人接触的时间太多,关系就比别人要近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别人眼里很是轻浮的森山,有时候说的话会让黄濑觉得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森山耸耸肩,放低声音说:「一看就知道了,太明显了,到底是做了多久,能把你搞成这个样子,不过你心里面肯定开心死了吧?」

「恰恰相反!」黄濑明显地咬牙切齿:「我就是信了你的邪才会搞成这个样子!前辈,做人要讲良心的,你用你这么帅气可爱的学弟取乐,前辈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森山一怔:「我什么时候拿你取乐了?」

「难道不是前辈和我说的吗!」黄濑一脸震惊:「前辈突然打断我和……反、反正就和我说,做人太随便太轻浮的话,会在未来遇到喜欢的人之后一点一点地还回来,还说不管打圌炮多少次,都比不上和喜欢的人做一次,不仅仅是身体,整个人所有的部分都会感觉到幸福和满足……」

「啊——」森山回过神,点点头:「对啊,是我说的,怎么了?」

「我——」黄濑忍了又忍才咽下去一个「呸」字,吞了一大口苏打才继续说:「没有,全都没有,我很努力地去找前辈说的那种感觉,很可惜没找到,别说幸福和满足,就连无视痛苦我都做不到。」

「痛苦……」森山都被黄濑愤愤的样子逗笑了,「我说的喜欢的人,这个人啊,是双向的意思,懂吗?感情从来都是一个循环,单向产生痛,双向催生爱,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干嘛说得这么直白啊前辈,」黄濑抱着杯子,眼神有点呆,「我现在已经很惨了……」

「你是真的误会了,」森山就笑,拍拍他的肩膀很认真地说:「其实我想说的是,人的感情真的很复杂,简单的分类根本无法概括所有的情况,而容易混淆的感情也有很多,你怎么就能确定你是喜欢他?」

「我……」黄濑语塞。

「喜欢这个词其实可以代表很多种意思,所以不要忙着伤心啊黄濑,在确定对方喜不喜欢你之前,你先搞清楚你喜不喜欢对方再说吧,万一只是因为你的错觉导致的结果,那你也就不用再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了。」

「可是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啊?」黄濑问。

「这个就要靠你自己了,不过也有一些简单的判断,比如……」森山俯身压低声音道:「你还想和他上床吗?」

黄濑毫不犹豫地猛烈摇头。

森山直接就笑了,「那我看就悬了,在床上都留不住一个男人的话,就别指望能留住你的心了。」

黄濑猛地一抖,深以为然,一想到如果这就是一生一次的真爱的话,他隐隐作痛的屁圌股已经第一个反对他走纯爱路线了。

黄濑慢腾腾地挪回了公寓,从第一天知道青峰的时候开始认真回想,发现他还真的没办法把这种一直追逐在青峰身后的感情定义为喜欢,最接近这个含义的一个瞬间,也不过是几天前酒吧的那个眼神相对,青峰在斑斓昏暗的灯光下点烟,瞬间燃起的火光映照出轮廓硬朗的脸部线条,仿佛时间静止一般地黄濑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然后被青峰突然甩过来的眼神打破胶着,正中红心。

有关于感情的所有第一次几乎都在那个晚上悉数献出,坦白来说,感觉并不好。

感情和肉体,心动和交圌欢根本就是两回事,这是青峰身体力行告诉他的道理。

头脑发热感性行圌事的后果他也看到了,忍耐和勾引毫无用处,该疼的还是疼,不会有任何事会因为他的痛苦而改变分毫。

为那一时冲动付出了代价之后黄濑总算吸取教训,知道了感情才是最需要理智的东西,而理智起来的黄濑理智地分析了一下前因后果,觉得自己之前认为他喜欢青峰这个结论是非常不理智的。

竞争,追逐,不服,攀比……什么样的描述都能找到合适的解释,但唯独和喜欢相关的词语,先一步被黄濑自己彻底否决。

想明白了之后黄濑通体舒畅,他也没有小肚鸡肠到非要和青峰计较做法粗暴不顾及人,说白了就是炮圌友没选好,自己也应该负起一定的责任,何况他确实也因为这件事利用了青峰。

黄濑心情很好地自圌拍了一张给妈妈发过去,片刻后收到图文并茂的回复,他圌妈详细地批判了自圌拍里面黄濑的着装有多么地失败,并且行动力惊人地画了一张简约的设计稿,要黄濑明天按照这个设计穿,不要再土里土气地穿成二五仔给她丢人。

「哪里丢人了?长成我这样难道不是穿什么都帅嘛……」黄濑嘀嘀咕咕地,第二天还是照着设计稿穿好去了学校。

迎新的开学典礼已经举办完,但新生的风圌潮才刚刚开始,各路社团成员奔波在校园里招揽新生,目标明显的黄濑还没走进校园,身边就已经围了不少的人。

尽管黄濑一再解释自己已经有了意向的社团,但仍有人执着地卖着安利,黄濑被吵得头晕脑胀,直到被人钳着胳膊从人堆里捞出来,他还一脸要升天的无力,随口敷衍道:「啊不好意思,我已经有了。」

「有了?这么快?」

黄濑一惊,眼看着对方摘下墨镜露出一脸的戏谑,顿时腰圌臀一紧:「青……!我说的是社团!」

青峰哼笑一声,拉着他直冲冲地离开人群,走出一段距离后才说:「我说的也是社团,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黄濑无言以对,只好换个话题,「你这是要干嘛?带我去哪儿?」

青峰不答,拉着人直接走到了停车场,拉开后门把黄濑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坐进去带上了门。

「喂!」黄濑还没坐好就被人一把抱住,整个人都狼狈地挣扎起来:「你要干嘛!绑架啊!杀人灭口啊!独生子了不起啊!放开我!」

「这话该你来说吗?」青峰卡着黄濑的后脖颈把人压在腿上,腾出手在包里找东西,「我记得有叫你好好待在我房间里?」

「那又怎么样!我凭什么就要照办啊?」

「不怎样。」青峰把他抱起来一点,还没等黄濑反应过来,腰带已经被解开了,就听青峰在他耳边淡淡地说:「所以我也不能放了你。」



-TBC-



无和谐的简书版:http://www.jianshu.com/p/26c172629c79




评论(27)
热度(86)
© CarnetTremula | Powered by LOFTER